江上两条红船 寒风斜雨中你摇摆

TAEGI|谁能过情关



食用前扫lei:经朋友要求补的小其生贺的番外字数很短不甜没有文笔没有剧情。

*有需要标明出处的在评论里。*


正文走这里


 


谁能过情关

/番外

 

 

 

第三封信

 

 

 

 

你好啊,二十九岁的闵玧其。

 

 

好久没见了,你好像要比从前胖了些,肤色还是很白。说话的声音也还是那样沉沉的像喝了酒,看着别人的眼睛时很认真,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很好看。黑色的西装很适合你,黑色的头发很适合你。一切都显得刚刚好。

 

你的书.....我看了。

时过境迁,事已至此,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离开那里后,我在这座陌生的城市生活的很辛苦,很疲倦,也很自在。我还是不想被爱束缚,也还是期盼有一个人可以等我。

就像那时候,我只是跟你说了句想见你,你就在小年夜的晚上义无反顾的跑了出来。

 

那里的冬天还是很冷,你把穿在身上捂得很暖的厚外套丢给了我,自己穿的很单薄。虽然你说你不冷,可是我感觉得到——怕冷的你冷的手都僵硬了。

 

我前些日子飞来了厦门,鼓浪屿风景很漂亮,只是下雨下的厉害。我在岛上找了一家可以慢邮明信片和信件的店,听着雨声和轻音乐,慢慢的给你写这一份远方的信。

 

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高中时代我给你的两封信,在你的书里只出现了第一封。第二封你还收着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话,我想我也没有立场说些什么。

 

搭飞机时又重温了一遍你的书,你写的倒是比我这个正统文科生还好得多。一个字一句话,我仿佛身临其境,像是与你重回17岁的时光,也让我明白,从前的事你不曾忘记。

 

我知道你或许还耿耿于怀那天夜里,就像我迟迟不忘你说,「我曾真心地为你一遍又一遍的等待,也曾努力又努力的为你燃烧,最后我却只能说:我也曾为你炽热过。」

 

就算你忘记了也没关系,就让我再重新对你说最后一遍吧。

我会哭的那么伤心,是因为我意识到我所有困苦时刻,身边的人都是你,都只有你。分手、打击、家庭的争吵,是你不厌其烦的陪在我身边,告诉我,没有关系,没有关系,还有我是你这一边的,我永远是你这一边的。

 

我也希望你能过得好。

不要再为谁掉眼泪,不要替谁存放眼泪,不要说,

「你存在我这里的眼泪,我都还给你了。」

 

 

 

你的二十八岁生日我参与了,你的婚礼我也参与了。虽然只是远远的看了你一眼,但我想没有比这更适合我做的了。

 

或许如你所说,我们本该是这世上最了解对方的人。我们本该欢愉的活在这苦痛世间。这崎岖不堪的道路中荆棘丛生,暗淡无光的月夜里我们交换双手,瓢泼大雨也要努力并肩,踏过河水及膝之处,斩断周身林茨高矮树木,我们眼里所见不远的地方就是要到达的终点。

也许我们是彼此生命里最了解对方的存在。

但总有一天我们要开始选择新的生活,抛下过去,粉碎默契。

 

我想我们只是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而无论前路何其漫长,有多少苦痛与灼烈,我们都不再是陪伴彼此走过的人。

 

 

 

外面的雨停了,我也该走了。

 

最后的最后,祝你生日快乐。祝你新婚快乐。

愿你一生努力,一生被爱,最想要的都拥有,得不到的都释怀。

 

 

 



 

“什么呀,真是个奇怪的人.....”一个服务生走上前,收掉了渐冷的咖啡。桌子上留了一张《挪威的森林》的明信片,她前后看了看,嘟囔了两句,“坐在这时间这么久,就写了这么一句话,也没填地址和收件人......”

 

说罢拿起那张单薄的纸,放在待处理的抽屉里。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你好啊,十七岁的闵玧其。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蟹老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