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两条红船 寒风斜雨中你摇摆

TAEGI|Honey & Clover

  

 


食用前的废话:因本文更新时间跨越度较大,以后每一章都会贴上之前更新的章节链接。

扫雷:文风可能转换比较大,逻辑性不是我的强项,ooc一定是我的锅!有bug还是请大家忽略吧:)

庆泰亨生日的小甜饼,食用愉快啦XD

  

前文链接: 01 02

 

 

 

 

Honey & Clover

 

 

 

03.

 

 

像往常睡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刻,起床时脑神经传来隐隐作痛的感觉,像是被谁闷着头打了一拳,闵玧其往脸上扑了几把冷水,走出去把Holly的自动喂食器加满,开放式的厨房飘来一阵咖啡的香气。

 

他滑开工作用的手机,没什么特别信息。

 

又划开另一支手机,绿色的信息标志右上角显示了5,他点进去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不过只要一看语气就知道是谁发来的了。

【早呀玧其哥❤】

【玧其哥还没起吗?:P】

【咦,难道我发错号码了吗(°_°)】

【难道这不是玧其哥的私人号码(°_°)】

【玧其哥…(・_・;】

 

 

闵玧其对那几个表情哭笑不得,把咖啡倒进杯子里,放在茶几上,金泰亨的号码也存进了手机里,回复:

【刚起。怎么了吗?这是我的私人号。】

 

【ˊ_>ˋ】

嗯?闵玧其看着几乎是秒回过来的信息有些不解,这是什么意思?刚要回过去,有一条信息进来。

 

【玧其哥你起的好早噢。太阳都晒屁股了吧XD】

果然是小朋友吧。闵玧其无奈的笑笑,顺手就敲了几个字:

【加我微信吧。就是我给你的手机号。】

 

Holly慢慢的走过来,呜呜几声,闵玧其把精致的咖啡杯放回托盘里,背倚沙发,坐在波斯地毯上。

 

这一张地毯是他从伊朗带回来的。即使他要走的路曾多么的匆忙和凶险,很多行李必须带上,也有的行李在不知不觉中被必须扔下,唯独这一张毯子,成了他不能舍弃的行囊。

 

毯子通体雪白,宽长正够,此样式的波斯地毯在一些花果样式的地毯中并不多见,又因做工精致考究,美的不可方物。而令闵玧其一眼相中的,其实是这张毯子的左上方,那里编织着正展翅高飞的鸟禽。

 

青蓝色的羽翼夹了细细的银色丝线点缀,眼睛是用黑曜石作以装饰,只有麻雀大小的鸟禽,栩栩如生的样子让闵玧其立刻买下了这张毛毯。

 

他问:这是什么鸟?

 

青鸟。

 

青鸟?他复述一遍。得到了出售毯子的老人的肯定。他回以微笑,又盯着这张毯子,三五只青鸟只有那一只有完整的侧脸,其余几只都是展翅飞翔的样子。

 

青鸟的典故出于山海经,传说是西王母的随从使者,后来逐渐演变成是将一切美好的事物施予他人的化身。在古代文人骚客的作品中,将自己的人生理想与政治志向寄语青鸟,希望通过神明的庇护而得以实现。故也有人说,青鸟是神的使者,凤凰的前身,理想的寄托,真爱的见证。[1]

 

闵玧其对这张毯子保护的很小心翼翼,金南俊曾经打趣他,说这毯子恐怕要当传家宝代代相传下去了。闵玧其一个白眼翻到后脑勺,心说绝不给这无形中的破坏王有接触毯子的机会。

 

Holly蜷在闵玧其大腿上,闵玧其顺了顺他的毛,然后拿过手机,微信里躺着一个加好友的申请。他点了同意,然后点对方的头像,一张搞怪的自拍。

 

【TAE:玧其哥玧其哥。】

【TAE:玧其哥,吃饭了吗?】

【TAE:玧其哥今天不带Holly出来散步吗?】

 

闵玧其看了一眼在自己大腿上的Holly,然后拍了个照片发过去。那边金泰亨看到了,立刻又展开了颜表情轰炸。闵玧其看着对方发过来一段话:

【哥把Holly带出来嘛,这么可爱一个人放在家里看也太过分了。再说Holly肯定很想我了。】

 

【AgustD:Holly才不想你#白眼】

【TAE:哥吃醋了吧#哈哈】

【TAE:不过没关系,其实比起Holly,我更想哥啊。所以哥要不要出来见见我呢?或者,我去找哥也可以啊。】

 

...什么啊,这小鬼。说什么傻话啊真是...闵玧其轻咳一声,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敲敲打打:

【AgustD:#不想理你】

 

金泰亨握着手机,微微一笑:

【TAE:说真的,你不想我吗?】

 

那边安静了一会。金泰亨琢磨着是不是情话说的太顺口了让人家不舒服,那边轻轻飘来几个字。

 

【AgustD:叫哥。】

【AgustD:比起我想不想你,你更想我吧。所以才让我带Holly出去散步,小孩子应该诚实一点的说话吧?】

 

金泰亨舔了舔嘴唇。

【TAE:想。要说有多想,大概就是下一秒就希望能见到你,然后把你绑在我身边。每一天都见面。】

 

那边没回了。金泰亨看着他自己最后发过去的绿框,心说自己难道撩的太厉害了?可是看闵玧其的反应,他不是不会反撩自己的样子啊。

 

郁闷不过两分钟,口中的糖也慢慢的融化,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按了按喇叭,他刚开始没在意,结果那喇叭声断断续续的到最后没了音,往玻璃窗外扭头一看,穿着随意简单的人,手插裤袋里,那样似笑非笑的正看着自己。

除了闵玧其,还会有谁。

 

 

不知道怎么回事,从第一面起,他不过是听着这个人说话,像醉酒般的语气,看到隐藏在帽子口罩之下的白皙皮肤,耳朵上的耳钉,手指上的戒指,还有裤子包裹着的纤长笔直的腿,就忍不住的多一点想起他。让人收集他的资料,琢磨他唱歌的样子,每一张自拍和视频,好像就这么的醉了。忘记自己的目的,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出现在这里的理由。本来以为会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单箭头,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感情箭头,在那人心里也划过了深深浅浅的沟壑。

 

缘分吧,这一定是。在这不早不晚,也不是那么正好的时刻。遇见了,就是缘分了。

 

金泰亨看着旁边矮他自己一些的人,还是那样,穿着黑T-shirt,宽松的黑裤子和鞋子,头发有些乱糟糟的,配上白皙的脸蛋,倒生出些乖巧可爱的感觉。

 

栽了。一定是栽了。金泰亨忍住想要捂脸的冲动,把自己的目光收回来一点,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如果你发现一个人在你眼里莫名变得可爱了,那你一定是完了。对,他就是这么的可爱了。好像昨天还觉得他其实很酷来着。

 

但那好像并不妨碍他的可爱。金泰亨脑中的一个声音义正言辞的说着,举起了小火把,你完蛋了。听见了吗,你完蛋了。

 

金泰亨捂住脸呜咽了一声。闵玧其侧过脸看着他:“你怎么了?不舒服?”

 

“没有....”他闷闷的声音传来,“话说,哥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闵玧其转过脸,咳嗽了一声:“哦...我养的猫,”猫?金泰亨把手从脸上挪开,眼睛亮亮的看着他。闵玧其假装随意的挠了挠脸颊,“我养的猫,没猫粮了。我..出来给他买点猫粮。”

 

“那哥怎么不把Holly带出来?小狗跟小猫会打架的吧?Holly不会欺负人家吗?”金泰亨好奇地问。

 

闵玧其插在裤兜里的手捏了捏裤子:“不会啊,我的Holly很喜欢我养的那只猫。他们相处的很好。”

 

“哦...”金泰亨点点头,“什么猫?我也想养一只呢。”

 

闵玧其偏过头来看他,目光停顿了一会,又扭过头去说。

“猫还能什么样,就猫样。”他说着,停了一下,“不过比其他猫漂亮很多就是了。”

 

“那真是漂亮的猫了。”金泰亨把笑意努力憋下去,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两张电影卷,在闵玧其的面前晃两下,笑嘻嘻的问道:“看电影吗?”

 

 

 

 

闵玧其站在检票处,等着金泰亨买好爆米花和可乐,他本来不是很爱吃这些东西,只是金泰亨嚷嚷着看电影怎么可以没有爆米花,他看着他那副小孩子样,只能无奈的答应,对方也不见好就收,还自顾自的边走边说,有了爆米花怎么可以没有可乐呢?

 

闵玧其看着对方怀里抱着爆米花,手上拿了杯可乐,杯壁上落下些水珠。他的疑惑还没问出,金泰亨急急忙忙催着他赶紧检票,走到厅门口里面已经结束了广告。

 

这一场人不是太多,厅也小,总共不过七排,金泰亨买的七排正中间,闵玧其终于有机会开口问他:“你喝可乐要两根吸管?”

 

金泰亨没听清他说什么,把脸凑过去,闵玧其也往前一倾,嘴唇轻擦过对方的脸颊。两个人皆是楞了一下,又装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专心的看着荧屏。

 

闵玧其面上还是一副冷静自持的模样,心里早就如热锅上的蚂蚁,刚刚的意外接触让他心里麻麻酥酥的,但是好像又差点什么,双手交握,却是熬出了细细的汗。他瞥了一眼旁边坐着的金泰亨,偶尔往嘴里塞爆米花,然后又跟着剧情哈哈大笑两声。

 

刚刚的触感绝不是他的错觉,他肯定。但是看着金泰亨这样子,不知怎么的自己忽然烦躁不打一处来,好像自己在憋着什么气,一定要对方先投降才能云开见月。

 

金泰亨三分心想着电影,七分意又挂念着旁边坐着的人。虽然他承认自己看起来好像什么都不走心的样子,但实则只有越紧张的时候,他才越会这样。他心想自己也不是没牵过小姑娘的手,没咬过小姑娘的嘴,虽说自己的工作确实是不怎么能见人的,但好歹也二十几的年轻人,恋爱就是没谈过,那总也看过肥皂剧吧。没吃过猪肉还看过猪跑呢。再者自己也不真的是没谈过恋爱,只不过这次对方是个跟自己一样的男人。也许嘴唇会没那么软,手没那么热,但总是自己心动的人。

 

也不知道是从哪个电影或电视剧里看来的,年轻人,不要怂就是干。对,他给自己打气,说干就干。不就是告个白吗。想着想着,感觉咽喉有些干干的,他转头去喝可乐,没想成,一转头,对方也瞪着眼睛看着自己。

 

他们俩的手交叠在那杯可乐上,说不清是杯壁的水珠太多太冷,还是手心的温度太过火热。闵玧其下意识的要抽出手,却发现金泰亨的手稳稳的抓住了他的手,慢慢的牵扯下来,握在手心里。拇指轻轻摩挲着手背,然后打开手掌,五指交叉,扣成一个十指交握。

 

闵玧其看着他。在荧屏闪闪烁烁的光线里,金泰亨的眉眼也忽明忽暗。他感到对方带着温度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脸,然后看着他在自己的目光里越靠越近。

 

呼吸碰撞时像寂静的夜里摩擦出的火花,也不知道是谁的舌尖先试探的摸索到对方的嘴唇上,在闵玧其的记忆里,一定是对方。因为他只是顺着感觉张开了嘴,感觉到了亲吻的时候,对方口腔里有着爆米花沾染上黄油的甜腻,可乐被冰块消融的二氧化碳,都是淡淡的。只是对方的气息侵略的很快,像风,又很自然。闵玧其想,这一切发生的都好像应该如此这般的继续下去。

 

他伸出手,尝试握住托着自己下颔的手,唇舌亲吻的有些酸和细微的刺痛。金泰亨缓缓地放开他,额头相抵,呼吸的那一小块地方夹着两人的气息。闵玧其调整呼吸,又主动错开头,啄了一口对方的嘴唇,微微含住,有些挽留的意味。

 

“你的猫,很喜欢你吧。”

 

闵玧其轻笑一声。

“我没有养猫。”

 

 

 

 

电影的内容两个人都没什么心思继续看了,座位中间的扶手被收起来,因着身高和体型上的差别,闵玧其可以微微的靠在对方身上。对方比自己体温要高出一点,说话的时候有温热的气息拂过,他不是多话的人,尤其是在这样需要保持安静的场合。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被对方传染了,电影也不去看,就顾着两个人窃窃私语的咬耳朵。

 

说到两个人都觉得好笑的事,就不自觉的收紧了握住彼此的手。金泰亨好几次讲话的时候故意的咬他耳朵,闵玧其堪堪躲过去,叫他别得了便宜还不卖乖,金泰亨就笑,憋住了笑声憋不住笑意,把闵玧其拉进怀里抱着。抱一会又退开,低头嘴唇轻啄对方的唇,不深入。闵玧其笑他纯情,金泰亨深思熟虑之后,才说,谁让你嘴比女孩子还软,要小心的亲。闵玧其就捏他腰眼和大腿,低声的骂流氓。

 

散场灯打亮的时候,两个人心照不宣却又闭口不提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个多小时的电影,好像让他们度过了很漫长的夏夜。并肩往外走,闵玧其提议买点吃的回去。

 

金泰亨一心要再喝一杯可乐,不加冰块的。闵玧其装没听见,在西树泡芙买了泡芙,金泰亨又说自己要吃草莓可可的,闵玧其虽然还是装没听见,却也毫不犹豫的买了两个。

 

金泰亨又提议去逛超市,闵玧其看了看时间,琢磨着自己该去找金南俊他们了。便开口:“我出来也有一会了,该去工作室了。”

 

金泰亨啧了一声,明显有些不满。

 

“逛超市改天也可以啊,”闵玧其笑,安慰道:“我先送你回家吧。”

 

金泰亨想了想,也对,总是来日方长的,也不急这么个把小时。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金泰亨就忍不住拆了包装袋,挑了他要的草莓可可,吃一口后眉飞色舞的夸着好吃,闵玧其就同他争辩,偶尔搭两句,看着对方鼓鼓的脸颊,嘴角还沾了些草莓酱和可可碎屑,像个偷吃浆果的花栗鼠。

 

闵玧其在对方说草莓是什么味的时候指了指自己的唇角,金泰亨一愣,飞快的看了一眼红绿灯,还有四十秒。

 

于是他倾过身子,一手绕过闵玧其的颈脖,把他贴近自己,一手环腰,不是多温柔的亲吻,带着风卷残云的气息。

 

闵玧其也一愣。他本意是提醒对方嘴角有什么东西,没想到对方理解成一个变相的“索吻”,真真是一下子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微微张开嘴,对方的舌尖带着草莓酱和香草的味道,很淡。又像染上了他身上的烟草味,很奇怪的搭配,却又无比的贴合,找不出一丝让人拒绝的理由。

 

闵玧其抽出一只手,压在金泰亨的后脑勺上,脸颊错开一些,有些加深这个吻的意味。舌尖探进对方温热的口腔内,柔软的舌上还残有淡淡的甜味,又卷过牙齿,一个亲吻倒是有些变成游戏的样子,谁都不肯认输,执意要亲出个胜负来才肯罢休。

 

对方的手慢慢的从腰移到衣服下摆处,小心的摸索,手上的触感像是上好的羊脂玉,忍不住的揉捏几下后又有些贪心的想索取更多。金泰亨分心的想着,亲吻的嘴唇慢慢贴切,都是血气方刚的男人,这么亲来亲去摸来摸去的极容易擦枪走火。闵玧其有些轻微的喘气,一只手抵在对方的胸膛上,退开一点,看着金泰亨的眼睛,有些调笑的哼笑出声。

 

被亲吻的有些娇艳欲滴的嘴唇和动情的眸子,都是让人要深吸一口气的模样。金泰亨也退回安全界限内,装作不在意的搓了搓鼻尖,“走..走吧,绿灯了。”

 

 

  

 

将金泰亨送回家后,闵玧其联系了金南俊,金泰亨站在窗边,撩开窗帘的一角,看着那辆黑色的车子调转方向,绝尘而去。

 

他拉上窗帘,拨通电话。

“是我。”

 

 

 

 

指纹验证成功之后,用来做装饰的博古架向右侧滑行打开,往前走进几步,身后的博古架关闭,在整片只有白色的墙壁上摸索几下,凸出一个小巧的仪器,俯下身扫描虹膜,电子机械的女声忽然传来:“身份确认。晚上好,03305097特工。”有一道门显现出来向内打开,闵玧其笑着回答:“晚上好Lucy。”

 

闵玧其直直穿过偌大的客厅,从旋转楼梯往下,金硕珍端着一杯咖啡背倚着墙,似是等待多时的样子。

他说:“等你很久了。”

 

 

 

 

 

TBC.

 

注[1]:来自百度。

 


我的小亨生日快乐呀,爱你❤

以后也健康的活动,健康的见面吧💕

评论 ( 8 )
热度 ( 23 )

© 蟹老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