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两条红船 寒风斜雨中你摇摆

TAEGI|Honey & Clover

 

 

Honey & Clover 


 

 

 

02.

 

 

金泰亨坐在凳子上拆开白色的信封,嘴里咬着棒棒糖,手边放着瓶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可乐。

 

修长的手指夹着薄薄的纸张:

SUGA本名闵玧其,A市人,26岁,双鱼座,身高176,体重57KG;职业是制作人兼歌手,制作的方向多为词曲,也参与过剧本的编写;

大学毕业于艺大,就读音乐系;曾是校篮球队主力,参加过市级赛,多次拿到奖项;

出道前曾在地下音乐界活动,因参加选秀节目而走红,具有一定的RAP实力;于八月十六日发表了自己第一张专辑;

闲暇时喜爱摄影;在某本杂志上投稿三次,均为名《闵SUGA的视线》;

未曾传出过恋爱史;

 

大概内容就是这样,然后后面印了一些彩色高清照片。头发颜色染的五花八门,像是顶了个新画手不小心打翻的调色盘,金泰亨一张张的翻过,一边咂咂嘴,心说这人的皮肤可真好,瞧这白皙的样子,啧啧,长得也跟只猫儿似的。

 

看完了资料,打开手机,下午这会没什么人,他唯一的娱乐工具也调成了不断播放MV。

 

他站在车顶,坐在后备箱,白色的T-shirt,破洞牛仔裤和棕色的皮夹克。手指上的戒指,漂的发白的头发,快速说出rap的嘴唇和不屑一顾竖起的中指。金泰亨朝外面被mv吸引驻足的女学生吹出响亮的口哨。

 

这个家伙有些危险,却又十足的迷人。

 

有人鼓足勇气向他搭讪,问你也喜欢闵PD吗?

 

他吊儿郎当的吹口哨,谁不喜欢迷人的混蛋?

 

 

闵玧其身在国内,时间却好似过的异国时间。

夜晚,他带着Holly出去兜风,棕色的泰迪犬安静的窝在副驾上,一会望望开车的男人,一会闭上眼睛小憩。闵玧其路过那家便利店,摸了摸右口袋,那里除了瘪瘪的烟盒什么都没有,或许还有只快要到寿命尽头的打火机。

 

他抱着Holly,慢吞吞的往便利店走过去。

 

便利店里面围着几个小女生,看背影很兴奋的不知道在讨论什么。那个他眼熟的店员就在柜台里坐着,手撑在下巴上笑眯眯的看着。他今天出来没戴帽子,才染黑的头发乖顺的趴在额前,白色口罩挡在眼睑下,Holly也乖乖的把小脑袋搭在他的臂弯上,浅浅的呼吸着,偶尔还会撒娇两下。

 

走得近了,他才发现这里原来在放自己的歌。那些小姑娘都在讨论自己的名字,他把口罩往上拉了拉,若无其事的走过去。

 

站在店里头挑了半天,什么也没拿,倒是Holly忍不住的想下地转转,他没带牵绳出来此刻也只好随便抓了东西去柜台结账。

 

他看见那个店员仍是笑眯眯的不知道在跟那些女学生说了什么。几个小女生点头后便结伴离去,还能听见她们讨论的声音,闵玧其把Holly放在柜台上,然后又要了两包烟。

 

金泰亨看着Holly,Holly也看着他,他忍不住揉了揉Holly的脑袋,笑道:“好乖呀。是妹妹吗?”

 

“不是。”闵玧其接过话:“Holly是男孩子。”

 

金泰亨愣了一下,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哦…”

 

“没事,”闵玧其摆摆手,“再替我拿两包七星吧。”

 

“不要ESSE吗?”

 

闵玧其挑挑眉:“两包。”

 

接过东西之后,他抱起Holly就走,金泰亨看着他的侧脸,说不上来的感觉在心里忽然澎湃,闵玧其前脚踏出店门,金泰亨还是没能抑住这突如其来的感觉,朝他喊道:“我可以请你吃饭吗!”

 

 

本以为会被拒绝的。

 

金泰亨抱着Holly,他侧过头去看着那个正在抽烟的男人。ESSE燃烧的薄荷味很淡,他在夏夜的风里吞吐云雾的感觉,像是一个满身秘密的江湖剑客。

 

闵玧其转过头来,对他笑:“想吃什么?等一下要先把Holly送走才行。”

 

“火锅!海底捞!”他开心的嚷嚷道。

 

闵玧其点点头。他甚至有股错觉,仿佛他和这个他还不知道怎么称呼的男子生来就该如此一样。Holly很乖的呆在对方的腿上,他拿起电话,想问问金南俊在哪里,能不能帮他先照看一下Holly。

 

电话打了两个,都没有接通。金泰亨看着他,问:“Holly没有人照顾吗?”

 

金南俊可能跟金硕珍出去忙了。他点点头,想着要不把Holly送回去,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行,先不说他们俩好像还没熟到可以让他带回家。他好歹也是个艺人,被拍到还是很麻烦的。

更别说晚饭时间他带个长相不错的男人回家。指不定要被杜撰成什么样子。

 

乱七八糟的想了有的没的,就听对方开口:“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可以帮你暂时安置一下Holly。”

 

他看着金泰亨,金泰亨微微笑道:“我有个朋友是兽医,就在去的路上。一个方向。”说着他看了看表,“他这会儿还在医院,我们吃完饭再来找他也来得及。”

 

“好。”闵玧其点点头。

 

 

 

金泰亨的兽医朋友叫朴智旻,是个小个子有着婴儿肥的男生,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闵玧其把Holly交给他,跟着他后面看着他把Holly放进栅栏里。

 

“麻烦了。”

 

“没事。”对方不在意道,“金泰亨这小子经常会来。不过,我瞧着你好眼熟。我们是在哪里见过吗?”他疑惑。闵玧其笑了笑,伸出手:“你好朴医生,我是闵玧其。”

 

“哦!我说呢!”他恍然大悟:“你是SUGA闵SUGA对吧!唱Rap的那个,我说怎么好像在哪见过呢…”说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平时比较忙,所以…”

 

闵玧其不在意,金泰亨走过来看他俩,然后揉了揉肚子:“饿了。玧其哥走吧?”

 

“吃完饭我就来接Holly。”

 

“没问题。”

 

朴智旻看着两人离去,微微皱了皱眉。

 

 

 

闵玧其看着对方吃的不亦乐乎,又召来服务生把虾滑落锅。

 

夹了一筷子羊肉,有些辣。他平常吃得不多,这会儿应该也是泡在工作室里继续颠倒日夜。然而对面的人肯定不是,他看起来佐不过二十岁出头,一颦一笑都是洋溢着青春的气息。闵玧其点了根烟,好整以暇的看着对面的人。

 

递过去一张纸巾:“吃饱了?”

 

“嗝——嘿嘿,不好意思...让你看我吃了这么久。”

 

“能吃是福,”他微微笑,问:“你今年多大了?”

 

金泰亨擦了擦嘴,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含含糊糊的答:“22了!”

 

“你一直在那个便利店打工?”

 

“嗯。”像是不好意思:“我念的E大,平时课少就出来打工,便利店一般也就我一个人。”

 

难怪他去了两次只有他一个人在里面。闵玧其起身结账,金泰亨忽然抓住他的手腕:“那个...AA吧?”

 

“不用。”

 

金泰亨看对方说的肯定,不好驳了他面子,眼珠子滴溜一转,又亲亲热的跟在他后头,笑吟吟道:“那下次我请哥看电影吧。”

 

 

 

夏季的风总是温热的。闵玧其开了窗户,嘴上叼了个没点燃的烟,烟屁股都咬扁了。他听见金泰亨把窗户按下,手伸出去,嘴里还配合着发出声音。像小朋友一样。

 

看他玩的很开心的样子,闵玧其瞟了一眼对方在倒车镜印出的脸蛋:“抓风游戏?“

 

对方还是笑嘻嘻的样子,“很有趣吧。”闵玧其笑,又听对方模糊的问:“哥你皮肤可真好,完全看不出来有26了。平常都怎么保养,教教我呗。”

 

闵玧其让他坐好,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盒口香糖,“快29了。皮肤好像是遗传的。”

 

金泰亨点了点头,又感觉哪里好像不对,细想一下看到的资料,上面明明显示的是闵玧其今年26,但是他却说自己29,难道他的情报有误?不应该,他就是吃的情报饭,很少出错。还是老板那里出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问题?一眨眼的功夫他几乎列出了很多种未知事情的发生和及时应对的方案,闵玧其见他不答话,有些奇怪,却让人看不出情绪的起伏变化:“做我们这行的改年龄大小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不知道吗?”

 

也就是说资料上的26其实是29,这是条隐藏的未知内容,不过还好,他想闵玧其绝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也不会是隐藏的无法掌握,他只是个普通的人,做着不那么普通的工作。

 

思及至此,他有些释然的样子:“大概是哥你长的太年轻了,我还以为你只比我大那么一点点。”

 

闵玧其不置可否,微笑,然后打方向盘。

 

 

Holly见到爸爸以后扑腾着需要闵玧其抱,呜呜的撒娇打转,闵玧其瞧了悦从心起,亲了几口Holly的脑门,跟朴智旻道谢,金泰亨跟着他往外走,闵玧其说要送他回去,金泰亨拒绝道:“下次啦,今天我跟智旻约好要去他家睡。”

 

那就不在自己干预的范围内了。

 

他把Holly放进副驾,然后绕去驾驶座,拉开门,关上,动作一气呵成。

 

“下次见。”他遥下副驾的车窗,金泰亨背身站在明亮的灯光里,风吹动他的头发,看见他摇下窗户跟自己道别,伸手理了理乱发凑过去,“玧其哥,给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吧?说好了下次等你有空的时候请你看电影的。”

 

闵玧其从储物箱里拿出名片盒,抽一张递给对方。

 

“晚安,玧其哥。”

 

“晚安。”他看着对方往宠物医院门口走,正摇上窗户要离开,又瞥见对方小跑回来,“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吗?”

 

“哥以后少抽点烟吧。”他话音里都是笑,“不用买烟也可以来找我,“指了指副驾和扶手箱中间的缝隙,“下次见。”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闵玧其挑挑眉,嘴角挑起。

 

 

 

 

“说说吧。”

 

“说什么?”金泰亨抱起一只猫,呼噜一把雪白的毛。朴智旻对他装傻的样子咬牙:“你不觉得你应该跟我说一说你跟闵玧其的事情吗?”

 

“放轻松。或许事情还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再说了,你随便微博或者百度谷歌搜索一下闵玧其三个大字,他们知道的一定比我多。”

 

朴智旻冷笑一声:“等名单流出,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这么轻松的说着无关痛痒的话。”

 

金泰亨放下手中的猫,拿了小零食逗她:“如果名单会流出,也绝不是今天。而是在两年前,”他斜睨一眼朴智旻,继而道:“‘湛蓝’死在墨西哥西北部山区的事道上人尽皆知,名单被掌握在对方手里也是铁板钉钉的事。但是如果名单已经流传到道上或者他们早就看过,我们都不会活到今天。所以,不要太恐惧,我们都还活着。我们的任务,是夺回,不是在每天24小时里担惊受怕。智旻,你太敏感了。”

 

朴智旻看着金泰亨锲而不舍的拿着小零食逗那只昂贵漂亮的布偶猫,禁不住扶额:“那是喂给狗吃的。”

 

果然看见金泰亨的脸上浮现了尴尬,之前的神定气闲都忽的一下飘散了。朴智旻哼了一声:“没挠死你就不错了。愚蠢的仆人。”说着把那只布偶猫抓进怀里,声音不急不慢:“下次你再带谁来见我,提前通知一声,当然我更高兴的是我单线联系你,而不是你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面前。”

 

“当两天兽医看给你厉害了。”他愤愤骂了一句,然后把手里的磨牙棒丢进垃圾筒。

 

 

 



金泰亨双手插着兜,在马路上乱晃,心里却想着刚刚他对朴智旻说的话。

 

他知道朴智旻和他的共同任务是找到代号叫做‘白猫’的人然后夺回那份名单。而说到底,他的任务不经由他人之手是经过私密处理直接授权的,上面传的命令是要他接近‘白猫’保证名单不会流出或被备份,并解决这只来无影去无踪,令人捉摸不定的猫。

不管他们有没有打开过那个U盘,也只有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但愿他们的任务顺利。

这只猫,想要找到的人太多了。

 

道上的人明里暗里的对这份名单虎视眈眈,而任务又必须金泰亨对此行势在必得。金泰亨很清楚,名单如果没有如期传回,任务可以继续由其他人完成,而他自己的脑袋就决不会在自己的脖子上继续安份呆着了。

 

这只价值一千万美金的猫,就在这里潜伏着,伺机等候着。

 

夜很长,谁都不知道谁会是下一秒的赢家。

 

 

 

TBC.


再一次祝自己生快!!

(25:01.29)

谢谢所有人💓

长大了 要更努力的去做自己想做的❤️


拖了很久

小甜饼很快就来

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 ( 24 )

© 蟹老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