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两条红船 寒风斜雨中你摇摆

TAEGI|Honey & Clover

 
Honey & Clover
 
 
 
01.
 
 
正值中午十二点,便利店内冷气开的足,丝毫感受不到走在晒得滚烫的柏油马路上和头顶烈日的焦灼感。
 
 
金泰亨坐在板凳上,百无聊赖的换着电视频道,换来换去,也只有某台放着不知道多恶俗的言情剧,叹一口气,有点饿了。
 
 
从冰柜里拿出来放了有一会儿了的可乐冒着冷气,瓶身滴了一小圈水渍在地上,轻轻拧开,灌了一口,琢磨着下次是不是该喝个草莓牛奶,门口挂着的风铃轻脆脆的就响了。
 
 
金泰亨吓了一跳,嘴里的可乐都差点成了致命凶器。他呼噜一把下颏,拍拍工作服站起身来。脸上挂着笑容,眼神黏在进来的客人身上。
 
 
嗯?怎么看起来这个客人很奇怪呢?黑色吸热,尤其是在这样三十七八度的天更甚,还别说这人还穿了黑色休闲长裤,戴了黑色的口罩和棒球帽,帽檐压的低低的看不清眼睛。
 
 
金泰亨开始扫码,对方拿了饼干酸奶还有养乐多以及速溶咖啡和袋装的绿茶,他开口道:“先生这里一共一百八十八块三。”
 
 
对方点点头,又在货架上挑了三罐口香糖,清一色的双重薄荷味。像是略一想了想,开口道:“两盒七星两盒ESSE。”金泰亨听着对方有些醉酒般的语气止不住的好奇心浓烈起来,有点想知道这样喜欢薄荷声音又独特的男人究竟长什么样。
 
 
看着面前的男人那双比女生的肤色还要白上几个号的手在面前掏出了皮夹和手机,又划过手机屏幕接通电话,金泰亨有些兴奋:虽然肤色比寻常女生都要白很多,但是指节骨节分明,指甲圆润,看得出来是男生的手,细细的手腕带了一串手链,金泰亨看得出来那是一个ID Bracelet,样式很简单大气,一大环扣三小环扣一大环再扣一小环,中间扣姓名牌,再重复,便是他戴的了。只是快速的过一下,打头看了个S,就消失在视线里。
 
 
金泰亨走神的当儿,对面的男子在打电话,他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烟,费力的抖了两下,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打火机,为了抽两口烟只能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间,歪头点火的同时还要兼顾电话,他嘴上抿着烟嘴儿手里的火机却纹丝不动,他费力的试了几下,仍然挫败,便显得有些烦躁起来:“嘿。别这样rapmon,你知道我出来一趟也不容易,更何况你说的那个曲子我觉得我还没有完成。”
 
 
“当然不是。兄弟,听我说,我出来不仅是为了买烟,你知道我已经在工作室里呆了三百多个小时,如果我再不出来看一眼外面的天空和呼吸新鲜空气,我会以为我被科学家给抓了。”金泰亨听他低低的笑开,又道:“很高兴你说要送我可爱的Ryan做答谢礼物但是如果你再送过来我的Kumamon可能就要感受到地位的威胁了。不,马里奥也不行。因为我最近养了Holly。”
 
 
金泰亨看着他转过身来,从皮夹里掏出几张红色的钞票然后继续边打电话:“…火锅还是算了,海底捞也不想吃。不然去吃杭帮菜吧。我知道最近德基有家不错的杭帮菜。…我可以拒绝你们这对可恶的狗男男强行发狗粮吗。”
 
 
“不,Holly并不想见你们。还有,单身人士也是有人权的。…秀分快不谢。狗带吧您!”他挂断电话,接过金泰亨的找零,然后有些微微的笑意:“谢谢。”
 
 
SUGA。跟那人有些符合又有些不符合。金泰亨想,他如果把帽子拿下来再笑起来,应该,会比较适合那个名字。
 
 
然后他又继续坐在那个凳子上,开始度过无聊的一天。
 
 
 
 
 
五花肉切大块,干稻草去枯叶留杆洗净泡软用以绑,焯水一次。八角桂皮小茴香,香叶陈皮辣椒干。花椒冰糖配老生抽,料酒和盐些许。水过肉,煮沸,旺火炖两小时转小火三十分钟,关火后原汤浸泡一夜。走菜时倒入原汤,加以点缀即可。
 
 
餐刀切下,用勺取到碗中。温热的卤配入口即化的扎肉,口腔四溢美味。
 
 
闵玧其禁不住满意的点点头,用餐巾擦了擦嘴角蹭到的汤汁,看着对面的二人,微微笑道:“冷了就不好吃了。”
 
 
金硕珍也切下一块,盛到碗中,尝一口,咽下。
“味道还行。”
 
 
金南俊夹了一块香葱吴山烤鸡,烤鸡上撒了辣椒粉,盘托上垫了锡箔纸和切的碎碎的翠绿的香葱,底下的炉子正燃烧着酒精散发热量。
 
 
靠的近了,金南俊都觉得有些热。
 
 
他喝了口柠檬水:“曲子怎么样。”
 
 
“还要些时候吧。”闵玧其夹了块红糖糍粑,“嗯…咬劲足,外皮香脆,…中间夹的是芝麻和碎坚果吗。装饰得也漂亮。”
 
 
闻言,金硕珍也夹了块去。
 
 
金南俊看他俩一心一意品尝的模样,微微无奈道:“我比较关心曲子的事,你很长时间没这么拖过了。人家催得厉害,我也是没办法才三天两头的来骚扰你。”
 
 
“这事急不得。他想要完美无缺,也得看我有没有机会灵光一现。这也不是我信手拈来的不是,谱曲填词的,哪那么容易。”说着,开始细细的挑西湖醋鱼的鱼刺。
 
 
“这鱼蒸的倒是嫩。”他挑挑眉,又做评价。
 
 
一顿饭闵玧其吃的津津有味,金南俊却仍然有些担心着那迟迟没有进展的曲子,有些食不知味。闵玧其见状有些好笑,夹了一筷子的虾,又盛了一碗西湖牛肉羹给他,美名其曰:多吃,少烦恼。
 
 
“你是怎么发现这儿的?”金硕珍边往龙羊酒酿馒头里夹小炒肉和杭椒边问道。
 
 
闵玧其呷了口薄荷龙井:“网红店呗。前段时间跟别人来往时听说的,来尝过几次。”
 
 
金硕珍笑得温和,点点头赞同道:“装潢的古色古味,菜品也是上乘。怕就怕是虫鼠会多,这外面一排又费时力,下次还是来家里吃吧。”
 
 
闵玧其点头:“吃的也差不多了,等下这甜品带着在路上吃好了。”
 
 
 
 
 
金泰亨拉开冰柜门,从里面挑了盒草莓牛奶装兜里。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店内,确定无误便落锁。
 
 
踩着橙黄色的路灯,嘴里哼着小曲儿,夜晚也热气腾腾。
 
 
回小区的必经之路上有夜市。金泰亨常去,一来二去的跟不少老板都混了个脸熟。他生的俊俏,一颦一笑的连老板娘的魂都能勾了去,顺手拣几串羊肉串都是平常的事儿。
 
 
点了碗臊子面,吃了两口,便冲着老板嚷嚷道:“老板!我要的俩荷包蛋呢!”
 
 
老板闻声而来,点头哈腰的道歉:“哎哟你瞧我这脑袋!对不住了啊兄弟,我这就给你煎去。”
 
 
荷包蛋煎的蛋白金黄,蛋黄七分熟,老板向金泰亨递过报纸,压低声音道:“最近'白猫'安分了许多,上头另有人在跟。怕是他最近接的活比较棘手,道上的消息不多。”
 
 
金泰亨抖开报纸:“我需要你帮我查一名叫做SUGA的男人。”
 
 
老板不解:“白猫你不管了?”
 
 
“你不是说上头另有人在跟。”他看着报纸微微笑道:“怕是难追。”
 
 
“的确,这家伙的反跟踪能力实在高超。”
 
 
“资料之后寄给我。”老板点点头,欲要离去,金泰亨翻过一页报纸,像是不经意道:“最近别在这里露面了。”
 
 
离去的人一愣:“好。”
 
 
 
 
 
 
 
 
 
TBC.



好久不动手,手生的厉害。
这个月我和我妈都要老一岁了so sad,她比我先。所以02可能会迟那么一点点。但也没准明晚我就产了呢。

食用愉快。

wb:青和木

评论
热度 ( 24 )

© 蟹老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