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两条红船 寒风斜雨中你摇摆

TAEGI|生活还是得跟你一起才有意思

   

/生活得跟你一起才有意思/
 
 
TAEGI/七夕贺
7000+完结/甜
 
 
年龄有改动
没什么情节 文笔画风完全看心情
*上升真人NO NO*
ByFish   
  
 
  
闵玧其和隔壁家的弟弟同岁,不同的是他大那么几个月。他总是不高兴见到这个弟弟的,尽管他长的好看,很会撒娇,会讨大人喜欢,还很黏自己。
十岁的小玧其认为男孩子应该酷一点,就算这个弟弟嘴甜的跟着自己后边喊玧其哥哥,他也是一副抿着嘴不理人的样子。  
 
 
但相反,他其实很在乎这个弟弟。  
 
 
十二岁那年,隔壁家弟弟下雨天也调皮,在学校瓷砖地上摔了一跤,经过医院检查,弟弟在闷热的夏天不得不打上了厚重的石膏。  
 
 
不肯让妈妈牵着去医院,自己站在妈妈身边酷酷的插着兜。妈妈把手上拎着的果篮放在柜子上,然后和弟弟的妈妈坐在沙发上聊天。  
 
 
打了石膏也不安分的弟弟看见了酷酷的小哥哥,咧起一个笑容,奶声奶气的喊道:“玧其哥哥!你来陪我玩了!”语气里满是挥之不去的兴奋。  
 
 
看着弟弟小小的身子要往下滑,在妈妈的念叨里早就形成了“我是哥哥,要照顾弟弟”这种念头。“不行!你不能下床!”小哥哥严肃的看着弟弟。   
 
 
“唔....好吧。”弟弟湿漉漉的眼神有点失望。酷酷的小哥哥最经不起这种眼神,只好支支吾吾的说:“那...我坐到床边上陪你玩一会。”  
 
 
不等弟弟回答,小哥哥向妈妈招招手,让妈妈整理了一下床,因为怕熊孩子弟弟会摔下来,两旁的护栏也被拉了起来。  
 
 
妈妈说在弟弟的石膏上写愿望会实现。
一直紧握在手心里的笔被拿出来,把弟弟裹了石膏的小腿放在面前。煞有其事的严肃道:“我现在在你的石膏上写一个咒语,那样你就能很快好起来了。”   
  
  
希望泰亨快点好起来。
有些歪歪扭扭的字是小哥哥满怀心意写的,很认真的希望弟弟能够早点回学校一起玩。   
 
  
希望泰亨不要再生病了。
因为他真的不喜欢医院里的味道。所以弟弟也不要再来医院。  
 
 
弟弟收回腿,然后傻乎乎的咧嘴:“谢谢玧其哥哥!”  
 
 
从妈妈的包里翻出自己从家里带过来的漫画书,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匆忙的放进弟弟的腿上:“你最近去不了学校,我就先把这个给你看。”  
 
 
“哇!”是弟弟想看好久的漫画,小哥哥平时以会耽误他学习从不肯松口借他,没想到这次主动的带了过来。 
  
  
“就这几天啊,就算不去学校我也会每天放学后来给你讲课上的知识的!”小哥哥不自在的说。弟弟笑的四方嘴咧出来,可爱极了。  
   
 
“啾!”弟弟嘿嘿笑着。  

 
被弟弟偷偷亲了一下的小哥哥闹了个大红脸。  
  
 
妈妈说,亲亲一个人代表你很喜欢他。
所以,要亲亲玧其哥哥。
因为最喜欢玧其哥哥。   
 
 
   
 
 
十六岁的闵玧其愈发的清瘦,气质也变得清冽。倒不是说拒人之外,而是一种能让人变得安静的气场。

 
闵玧其被冬夜的风刮的脸生疼,脚刚踩进小区门口,就被站在暗处的一个小姑娘给拦了下来。以闵玧其认识女同学的数目来看,他绝对不认识这个面生的女同学。  
 
 
“拜托学长帮我递给泰亨学长!”
说完就捂着脸跑了。  
 
 
闵玧其有些近视,大约是因为学习太用功的原因。但他除了学习的时候都不会戴眼镜,刚刚那个女同学,他也是真的没有看清长相。
 
 
粉红色的信封,中间的黑色水笔写着:“To 泰亨学长”然后跟着贴了一个爱心。  
 
 
闵玧其把信放进兜里,想了想。的确,是小女生会做的事。
包括粉色的信纸和爱心贴纸。  
 
 
闵玧其没打开那封信,而是把它压进厚厚的书籍里。  
 
 
 
 
 
升上高三的时候每一位高三生都被学校要求统一住宿,方便晚上再多上一节晚修以及更紧的压缩时间来学习和备考。  
 
 
两人不同班也就没能分进同一件寝室。  
 
  
闵玧其上了高三就开始习惯戴眼镜,配上他短短的刘海和剃的干净的鬓角,整个人的气质更是上升了不少。虽然没有收到光明正大的告白,可暗戳戳的好意倒是收了不少。   
 
 
比如夏天体育课后抽屉里常温的矿泉水,冬天热乎乎的牛奶。眼镜戴久之后的疲劳,抽屉里会有一小瓶眼药水,不爱吃的早饭等等...。起先他怀疑是同班的谁做的,但是同班女生好像对金泰亨这种类型的男生更感兴趣。  
 
 
金泰亨这种类型的男生是哪样的?
体育课上精力充沛,充满阳光气息的,跟谁都玩的来的,像太阳一样的。   
  
 
久而久之闵玧其也不再抗拒这种对他默默关心的。只是每天放学后都会把抽屉里的东西原封不动的放着,然后附上一条便利贴:
谢谢。  
  
 
非常的客气,所以也有一定疏远的味道。闵玧其的确谢谢这位在不打扰到他生活的情况下对他好,同时也说明了不能收下这份好。因为收下也就意味着开始承担对方的责任。 
  
 
闵玧其不想在这种关键时刻出任何意外,或者说要自己分心去解决其他问题的发生。  
  
 
虽然这持续了很久的“谢谢”并没有多大用处,却也真正的能让自己毫无负担。  
 
   

  
 
洗完澡挂着毛巾出来的闵玧其还没来及放下盆宿舍门就被敲得砰砰响,闵玧其踩着水淋淋的拖鞋深一脚浅一脚的去开门,金泰亨身上还留有些的汗味就钻进了鼻子里。  
 
 
“干嘛?”他没戴眼镜,看着就要有些虚着眼睛,加上头发又有水珠往下掉阻挡了视线。他感觉得到金泰亨从上往下的打量他:“没事我关门了。”  
 
 
“哎!”金泰亨抵住门,擦了擦鼻尖道:“你你你....你在宿舍都这么穿的?”  
 
 
“我怎么穿了?”闵玧其听他说的审视了一下自己。
有些过于宽大的白T和隐藏在内的短裤。
“有什么问题吗?”他再次问。  
 
 
“你不觉得你这样穿不太好吗??”   
  
  
“怎么不好了。”他说,“我又不是少穿了什么。”  
 
 
金泰亨瞪了一眼:“哈?你这样明明就像没穿短裤!”  
 
 
闵玧其皱了皱眉头,然后对着金泰亨把宽大的T恤掀了起来,里面有黑色的短短的睡裤,松松垮垮的贴在皮肤上。  

   
没想到闵玧其会这么直接的撩衣服,看着那两条细细白白的腿就在眼前,金泰亨急了眼,一下就把衣摆拉了下来。 
  

身后路过的同学吹了吹口哨,调侃道:“闵玧其,身材不错嘛。这腿比妹子的腿还好看哈!”  
  
 
金泰亨回头瞪了那个同学一眼,然后把闵玧其连推带赶的塞回宿舍里。
 

“你到底干嘛来的?”闵玧其问。 
 
 
“当然有事跟你说!”金泰亨哼了一声,然后目光幽幽的盯着闵玧其:“你这次考试考全年级多少?”  
 
  
闵玧其想了想,然后转身收拾东西:“没问题的话,前二十吧。”  
 
 
每个孩子身边都会有个“别人家的小孩”。就如在泰妈妈眼里,玧其这样成绩好又比同龄人更成熟的小孩是泰亨的榜样;而在闵妈妈看来儿子太安静反而有点不活泼,又是一头扎进学习的海洋里的,真怕他学傻了。看看隔壁家爱打篮球的泰亨,阳光活泼,真是自己儿子该好好学习的。  
 
  
从小两人都是对方身边的“别人家的小孩”。不同领域的比较,也没真正的让两人不舒服。只是泰妈妈总会在金泰亨的面前念叨,隔壁家玧其又考全班第几全年级第几啦,又拿什么什么奖啦,还进了学生会啦.....。  
 
  
而男孩子总是不服气的。金泰亨本身也不笨,只是不像闵玧其那样能安静下来学习,更喜欢运动之类的。虽然不能挤进全年级前五十,好歹全班前十还是有的。  
  
 
听着闵玧其不痛不痒的回答,金泰亨哼哼道:“听阿姨说你有想上的大学了。”  
 
 
“嗯。”他说,“S大。”  
 
 
“你要去念医?”金泰亨问,本以为闵玧其会去读的专业怎么都没猜到会是医科。  
 
   
“怎么,准备跟我靠一个学校?”闵玧其调笑道,眼神倒是很认真:“S大的话你知道你还要再努力努力,不然没法追上我的。”  
 
 
金泰亨瞪了他一眼,不爽的说:“我用功起来分分钟挤下全年级第一,这只是我给你们点面子而已!”  
 
 
闵玧其听后笑了笑,心情很好,音调都不自觉的上扬:“期待以后还能跟你做同学。”他看着金泰亨的双眼,“泰亨弟弟。”  
 
   
  
  
 
高考的题都是闵玧其把握内的,就算再不济他也能确定能够以擦边球的成绩进S大,至于金泰亨那个家伙,想到这里闵玧其无奈的笑了笑,金泰亨很拼命的开始学习,每天抱着书桌啃的样子比他还要疯狂,甚至到了泰妈妈私底下来问他泰亨是不是遭到了什么打击,担心害怕的就怕儿子想不开。  
 
 
闵玧其没说是因为自己的挑衅让金泰亨开始奋发向上,只是说“最后的高中生活,泰亨可能意识到自己有了目标为此开始努力”,总算一颗心放下了。  
 
 
被泰妈妈拜托若是泰亨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要麻烦自己教一下,闵玧其回道没问题,心里却在笑,金泰亨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散伙饭闵玧其没有场场都去。他不擅长应付这种散发着悲伤的气氛,也不知道该如何跟朝夕相处三年的同学道别,尽管他或许跟他们的情谊没有那么深厚。  
 
 
在最后跟隔壁几个班一起活动的时候闵玧其没有再拒绝。或许出于这几个班里有金泰亨的身影,又或许出于人情面上不好拒绝。  
 
 
   
 
 
六月。
这里总是这么炎热,又夹杂了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或许是不舍,喜悦,感慨或者太多的其他...。  
   

闵玧其推开包厢门,里面的冷气扑面而来。一个豪华包间,唱歌的拿着麦,喝酒的摇着骰子。并没有谁因为闵玧其的插入而停下。  
 
 
“怎么才来?”靠的近的同班学习委问。  
 
 
闵玧其笑了笑致歉:“收到信息的时候在洗澡,来的路上有点堵车。”   
 
 
学习委点点头,把闵玧其拉近,闵玧其皱了皱眉,他显然是喝多了,连呼吸间都充斥着浓重的酒味。“他们就等你呢!快去快去。”他指着最里面的一桌,闵玧其道了谢,抬脚往里走。  
   
 
看着金泰亨也在的时候,他丝毫不意外。这家伙虽说是单眼皮,眼睛却出乎意外的漂亮,在这种暗堂里也亮晶晶的看着他。  
 
 
脱掉了外套拿在手里。
“才来啊。听说你没怎么参加散伙饭,你这家伙,还真是....”  
 

KTV里的声音很大,明明灭灭之间只能看到金泰亨的嘴唇张合和单别字的发声。
“你刚刚说什么?”闵玧其不得不凑过去,在金泰亨的耳边喊道。  
   
 
热热的鼻息,热热的呼吸。
“我说,你这家伙,真让人讨厌!”  
 
 
 
 
 
结束之后时间将近十二点,都三三两两的离开。他跟金泰亨挨着肩站,在路边等车的间隙,闵玧其理了理思绪,问:“考得怎么样。”  
 
 
金泰亨愣了一下,大约是没想过闵玧其会在这样的时间地点问这样的话题。  
 
  
从小对闵玧其的依赖不是岁月能模糊带走的。身体和大脑的想法总是实诚于理智,想要拥抱,就一定要热烈的拥上对方。  
  
 
太久没有过这样直接的接触,闵玧其也有些愣着。  
 
 
“我..,你得记着这是我先让让你。就算不能同一所学校,我也会在你身边的。”   
 
 
一天中的中立时刻,从早十二小时蜕变至夜,二十四的一半,最暧昧的时候,任谁听这种话都会忍不住的想入非非。
闵玧其抬起手,克制了自己想要拥抱对方的感性。终是拍了拍他的背,那里有体温的温度,有风的肆意路过。
...“嗯。”他这么说。 
 
    
不知是谁先松开了手。金泰亨的眼睛一如既往的亮晶晶的,他看着闵玧其。感受到对方视线的人也看着他。  
   
 
暧昧的擦边球。   
   
  
金泰亨的吻最终是蜻蜓点水般的映在闵玧其的嘴角。  
 
 
 
 
 
离家两个小时的车程。现在要向这座熟悉的城市告别,不知道是对过去生活的眷恋多,还是对未来新开始的日子更加期盼。没有悲伤,只有一身轻松的感觉。
   
    
窗外阳光很好,即使九月也热乎的这座城市像老友一样的送别他们。
那一刻闵玧其突然想到,从前室友念叨过的一句话:
“趁着阳光正好,你说多多指教,我是说三生有幸。”  
  
 
   
 
 
闵玧其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天,金泰亨也收到了。虽然的确没能在同一个学校,不过C校离S校也不远,两个人决定结伴离开。  
 
 
还记得金泰亨得意的说:“怎么样,我说我很厉害的吧。虽然没能跟你同一校,不过我想了想,医生嘛,家里有你一个就行了,我就不去抢你的风头了。”  
 
 
闵玧其没说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漫长的暑假里,金泰亨总是过来黏着他,就像小时候那样。看不下去的金泰亨也会强制性的把闵玧其带出去活动,拿着一个篮球就可以玩的很好。    
      
   
本以为闵玧其打篮球应该不怎么样的时候倒着实惊了他一下。虽然不怎么运动的闵玧其,拿到了篮球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充满干劲和能量的。    
   
   
金泰亨好像更喜欢这样的闵玧其,会得意的对自己挑眉,会肆意散发汗水,浸泡在夏天的气息里。    
   
   
后来临走的前一天,金泰亨通宵打游戏,被喊起来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到了高铁上在闵玧其肩膀上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就睡了过去。  
   
 
闵玧其想,这也许是未来日子里他最期待的事情。  
   
 
    
 
  
年底的S市下了一场大雪。那时候闵玧其像高中那样捧着本书,一心一意的复习预习。突然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闵玧其还没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室友在上铺提醒他:“闵玧其你手机响了。”   
    
 
话还没说出口,电话那头兴奋的喊着他的名字:“闵玧其!”
“下雪了!”   
 
  
闵玧其依言走到窗边拉开厚厚的窗帘,外面的世界渐渐的,一点点的被雪掩住。  
   
  
“这么开心?”金泰亨在电话里嚷嚷着,闵玧其懂他兴奋的想要出去打雪仗的心思,又嘱咐道:“天挺冷的,别顾着玩回头感冒了就不要一起回家了。”   
   
   
“你怎么跟我在一起就没一点要被捂化的现象?”闵玧其听着那头咋咋呼呼的声音,应该是同宿舍的舍友招呼金泰亨下楼溜达,闵玧其笑了笑:“记着我说的。”然后断了线。  
  
  
“又是你那青梅竹马?”上铺的舍友问。  
 
  
“邻居家弟弟。”  
 
 
“那你俩感情可真够好,不知道的还以为小情侣腻着煲电话粥呢。”
闵玧其第一次没有纠正这样的形容。  
 
 
   
   
 
再见到金泰亨的时候,对方高了也瘦了。不变的是仍然充满活力,和那双湿漉漉却亮晶晶的眼眸。   
  
 
闵玧其被金泰亨拉着听他说在学校里的趣闻,他们寝室的生活,班上的氛围。闵玧其撑着下巴一心一意的听他说,看着他挺直的鼻梁,锋利的下颚线。时不时的附和,金泰亨就一直说,说到列车快要接近那座城市。  
  
  
他们夏季离去,冬季归来。
踩着的是绿油油的梧桐叶,迎着的是白茫茫的雪花瓣。
 
  
似乎是说的有些累了。金泰亨耍赖的把脑袋搭在闵玧其的肩膀上,还要抱怨两句没肉硌得自己疼死了。闵玧其敲了敲他的脑袋。   
  
  
列车开进隧道。
墙壁上挂着的橘黄色灯一排排,金泰亨的手环住对方的腰,动了动嘴,又把想要说的话咽下。
还不是时候。  
 
    
 
   
   
“最近....”  
 
 
“怎么?”闵玧其问。  
 
 
金泰亨笑:“没什么。最近都在一起吧?”  
 
 
......
“嗯...”起初有些迟疑的回答。
定了定心。
“嗯。”  
   
   
  
当金泰亨真的拿着一些衣服的敲响自己的门的时候,闵玧其才明白这个意思。
无奈的笑了,“你这家伙。”
金泰亨嘿嘿一笑。  
 
 
“我要跟哥形影不离!”  
 
 
 
 
 
闵玧其被高中时的同学叫出来聚一聚,看着那些渐渐有些陌生的脸庞,闵玧其才忆起他们早已为人生各奔东西。  
 
 
大家都在说自己的新生活。闵玧其不参与,只是听。他们有的人觉得苦不堪言,有的人觉得是重新开始。问到闵玧其时,他简要说了自己在大学里的情况。  
  
  
有个女生有些喝多了就对着闵玧其一股脑的说:“你.....你不是问过我.......你....你抽屉里的东西是.....是谁送的吗......”   
 
 
“其其实.....其实我知道,但我没跟你说...那个人是隔壁班的女生.....她...她喜欢你好几年了,现在说不定都没......没放下你.....”   
 
 
“她跟我们说....说你总是...总是给她留纸条说....说谢谢.......她说你善良....又怪你太...太狠心...一点机会不给....哪怕...哪怕一个..空念想....”   
 
 
那个女生往闵玧其边上坐。
“她也回来了...我觉得...你..你应该去见见她,哪怕你拒绝她....也算给她一个...交代..”  
  
  
闵玧其决定去见一见这个女生。  

  
 
  
  
金泰亨问自己还要去见谁的时候闵玧其下意识的说了个谎。
只是说是高中同学喊出去玩一会。
 
 
闵玧其匆匆赶到影院门口,对着等候有些久的女生道歉:“抱歉,我来晚了。”  
 

女生转过身来,脸颊冻的有些红。善解人意道:“我也刚到不久。”  
 
 
闵玧其说不上来对这个女生有没有印象。似乎是有,但也不能确定。  
 
 
  
电影剧情挺老套的。
相爱却无法厮守到老。女主死后,整个房子里都空荡荡的冷清,不堪回忆折磨的男主决意重新开始人生。
背上最初的行李,乘上雪地里最后的列车,去往远方。
那会是一个温暖的南方。
会是崭新的人生。  
 
 
   
   
  
看完电影后女生建议去附近的咖啡店坐坐。闵玧其没有拒绝。  
 
 
闵玧其看着她从包里拿出了什么。
犹犹豫豫的。  
  
 
一瓶牛奶。
一小瓶眼药水。 
   
    
闵玧其忽然想起那时候的冬天也是这样。
一瓶牛奶,一小瓶眼药水。  
 
 
“谢谢。”他很认真的说,“但我还是不能收下。”  
 
 
“虽然我知道你拒绝我的概率是百分之九十九,可我朋友说你愿意跟我看一场电影,我就抱着最后的百分之一来了。”女生擦了擦眼泪,也仍然笑着要把话说完:“我也要谢谢你。给了我最美的一个梦,虽然这个梦是我的一厢情愿,但很美好,现在我有能力为它填下句号了。”  
 
 
“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的。从以前纸条上谢谢的字迹不犹豫,从你不变的态度。我就知道了。”女生说:“谢谢你。闵玧其。”  
   
   
“对不起。”他说,递出去一包纸巾,他从来不能为她做什么。回应感情他做不到,拥她入怀他做不到。
“对不起。”    
 
     
他能做到的从来都是拒绝和离去。   
 
 
   
  
  
又开始下雪了。 
   
   
这座炎热的城市也会有静谧的一面。   
   
    
“我在xx路。外面挺冷的。好。”   
   
   
   
    
   
金泰亨赶来的时候闵玧其的头发上已经落了不少的雪花。远远看去都有点像一个到了老年的男子。   
   
   
“你记得我在学校给你打电话叫你看初雪的那时候吗?”金泰亨问。   
   
   
“记得。”   
   
   
“那时候,就想问你个问题的。”金泰亨挠了挠头说,肩膀上落得雪抖掉了一些。   
   
   
“你知道初雪的意义吗?”   
   
   
闵玧其看着他然后摇了摇脑袋。   
   
   
“听说跟心爱的人一起看初雪,就会永远幸福的在一起。”金泰亨看着他,眼眸仍是亮晶晶的。“我想着要跟你一起看,但是不等我见到你它就下了。那如果我们同时看了算不算一起看了?不算的话那就打个折,我不要所有的附加条件,我就只要一个,我要跟你在一起,一直在一起。”   
  
    
闵玧其抿着嘴笑。
这个人。就是他从一而终想要的那个人。   
   
    
   
“那你知道吗,在初雪里让雪落满头,就可以与心爱之人共白头。”     
     
    
      
    
      
    
    
    
我的床分你一半,我的生活你占重心,我的未来你参与其中,我的呼吸里还要有你的气息。
冬天要裹在厚厚的被子里互相拥抱,脚趾温暖的蜷缩打架。
夏天要抢对方手里好吃的冰淇淋,出门饭后消食,睡前用热水冲去汗与疲惫。   
    
    
在我的人生里你不能半途而废。   
    
   
就算世上暗潮流涌,你也不能松开跟我十指紧扣的双手。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我的爱情,欢迎你光临。  
  
  
  
  
  
  
  
  
   
  
/彩蛋/    
   
   
  
-我说你小时候干嘛对我那么严格啊?电视不给看漫画书不给看,还管我在学校上课和吃饭,回到家还要管我作业晚上管睡觉,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媳妇的份上我早生气了。    
   
  
淡定的翻着书。
-这叫督促你好好学习生活规律。不然你以为你能长这么高身体这么好。  
   
     
怒。
-那你也不至于初中高中成绩都那么好吧?!你看你高中那逆天的成绩要不是我聪明智商高领悟力好你就失去了我这么可爱活泼帅气的宝宝。  
    
    
仍然淡定的翻着书。
-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要不是我当时的挑衅你指不定随便上个三流大学抱憾终身了。    
   
   
    
      
     
你瞧,为了你我有多努力。为了我们各自的路都可以好走一些我也做了很多计划。成绩的好与坏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
我要确定你就在我的视线范围和触手可得的地方。   
     
    
感谢你始终跟着我的脚步,向我的身边走来。
你这一来,就不能离开了。   
    
    
     
   
“趁着阳光正好,你说多多指教,我是说三生有幸。” 
   
    
生活,还是得跟你一起才有意思。 
   
  
   
   
 
    
  
   
     
   
   
     
-FIN-
    
    
尽力了哈 希望我写的你们都能明白了233
祝飞咻鹅七夕happy
wb我也po啦 ID和lof一样XD

评论 ( 3 )
热度 ( 76 )

© 蟹老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