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两条红船 寒风斜雨中你摇摆

意识流


临下班摸鱼产物。
我真的很喜欢:“这世上,我最疼你。”这句话。
bgm是听着妖言君的解语花,而后想到的这句话。
是想着小花想到的。
并没有什么具体的cp,也可以当作飞咻来看好了(。
第一人称。





再见到他时,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我在等待的日子里,或者说是长大的日子里,总会在每一天抽出短暂的几分钟,偶尔是一夜,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想他,记挂他,怕他不好,又怕他太好,我想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我怕他不好,因为我无法照顾他。
我怕他太好,从此天涯陌路,将我就此连同从前的日子的一并落掉,就像是银针坠入毛毯之中,悄无声息。


更多的是想他。
刚开始分开时,我有太多的不能习惯,又有太多的习惯是与他一起建筑加工,而那些太过枝繁叶茂,我不能连根拔起。
我不能,因为我还做不到。


我想人总是这样的吧。
见不到面,就给自己筑一个梦,里面有很多东西,梦想、美好,里面又永远缺少一些事情,譬如遗憾、悔恨、和遗忘。
我在里面浑浑噩噩,又如鱼得水,看不清现实,抓不住过去。


我还是每天都会谋划着总有一天我见到了他,我该说什么,摆什么表情,有什么造型,最重要的是,我不能说我想他,我不想在他的面前哭,我还未跟他分开时就从没掉过泪珠子,我说那太矫情了,我不喜欢。
人是不是都这样呢?总是把自己想的太过坚强,以为一己之力的肩膀能扛得动天,压得住地,还能背得动血和泪。


人是不是都这样呢?
以为终于见到了多年不见的人,剧情就能按照提前演练过千万遍的剧本开始演奏,可那一刻的崩溃,激动,就像群马奔过黄土,河水溃堤,我又怎么能无动于衷。


一切都不一样。
跟我想的任何一种方式都不一样。




十余年间,我们都不再是当初的模样。
十年日夜,十年温差,十年分秒。


我看着他。
我说:


这世上,我还是最疼你。




评论
热度 ( 6 )

© 蟹老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