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两条红船 寒风斜雨中你摇摆

KookV|负恩怨前章 柾泰


—写给朋友的生贺—
my甜总生日快乐!!撒浪嘿!!ଲ

希望有一天你也来玩lof这样我就可以圈你了qwq

 




负恩怨前章
 
 
 
 
-
 
 
田柾国到的时候新郎和新娘正站在门口,俩人恩爱的靠在一起,笑容不断。他平复了下有些略微紧张的心情,嘴角划出个笑容:“哥,恭喜你。”
 
新郎愣了愣,伸出手与他握了握:“谢谢。”
 
“女朋友没陪你一起来吗?”新郎问。
 
田柾国摇摇头:“她今天有点忙,抱歉。”
 
“没关系,”新郎说,“你——有跟泰亨联系过吗?”
 
 
 
 
-
 
“暗恋故事的男主角本来就不应该有名字。” *
 
 
 
 

-
 

「通身漆黑的恶龙受了很重的伤,翅膀与身体连接的部分流下赤色的血,王子只能远远看见恶龙黑色的皮肤上有一条蜿蜒曲折像不久前他们一同玩耍的溪流那样的血迹,恶龙苦痛的哀叫,可并没有其他龙会来救他,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只龙。
而王子要做的,就是杀死它。
王子拉满手中的弓,一支象征着王族的箭呼啸而出。
 
在子民群臣的欢呼声中,那只黑色的龙,折断了翅膀,从高空中摔落。
王子向国王低下头颅,右手握起抵在胸前,眼泪砸在脚边,一颗颗晕开,又渐渐蒸发消失不见。
 
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可以威胁他们的龙族了。」
 
 
“这个王子和恶龙好可怜啊.....”厚厚的书本被合上,抱着他的人有些伤神:“恶龙肯定不想伤害王子!他们之前一直相处的很愉快的,可国王还是要杀死它.....”
 
“因为恶龙掳走了王子,王子是国王唯一的孩子。”另一个人说。
 
“才不是呢,国王明明还有其他的孩子。”拿着书的人躺下来,空调冷风吹在脸上,从窗帘缝隙间透出来一丝丝阳光,他用头顶了顶另一个人,“恶龙虽然在王子庆祝成年的典礼上将他掳走,但是他并没有做伤害王子的事呀,反而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带他遨游天际,为他寻找食物,还化成人形,陪王子说话,告诉他很多龙族的事情.....”
 
“你说,这个恶龙——他为什么对王子这么好呢?”
 
田柾国看了他一眼,反问道:“你觉得呢?”
 
那人笑嘻嘻的把头枕在他腿上,“我觉得他俩一定是特别好的朋友,恶龙肯定是事出有因才会掳走王子,虽然作者没有写,不过谁会无缘无故的对另一个人那么好呢?”
 
田柾国没再回答,盯着他的目光转向了窗外。
 
金泰亨又絮絮叨叨的说起了话:“哎,你想好学文学理了没?班主任应该有说了吧。”
 
“不知道。大概会学理科吧。”
 
“噢,也对,比起文科来说你确实理科更好一些。”
 
田柾国从这个角度能看见大大咧咧枕在他腿上的人曲卷的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还有鼻间一颗灵动的小痣。笑起来会咧成四方形的嘴唇正在说些什么,但田柾国都没有听进去。
 
他只觉得今年的夏天特别的好。
好在可以无所事事,一整天就只吹吹风,听一听梧桐树上的知了绵绵不绝的痴叫。夏天最好还在,可以不用顾虑的赖在你身边。
数你的睫毛,听你的呼吸声。
 
他想起那个他没有回答的问题:
恶龙为什么对王子这么好呢?
 
肯定是因为,那只世人眼里的恶龙正纯粹的喜欢着、珍视着王子,所以才尽他所能的对他好,不求回报,不求那人明白。即使他也许明白,也不求个答案。
所以,哪怕自己是世界上最后一只龙,也不甘愿在漫长的生命中孤寂的死去,而是让王子杀死他,让他完成他的宿命。
 
 

 
刚认识金泰亨时,还是冬春天交际之时。
四月,天还有些冷,风吹在脸上微微刺人的疼。
 
田柾国捡到了一条带着悄悄环绕香味的灰色的格子围巾。他握在手里,好像还能感受到围巾主人的体温,他忍不住嗅了嗅,他对香味总是有些敏感。
他认得围巾的主人,高他一年级的男生。
 
他在周一晨会时见过他,在别人嘴里见过他,在冬季长跑见过他,在秋季运动会见过他。
又在还他围巾时真正见到他。
 
他大着胆子挑了一个时间去还他,站在高二班门口的他像一只落入虎口局促不安的小白兔。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请问,金泰亨在吗?”
 
落下了围巾的人小旋风一样的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眼睛亮亮的,大大咧咧的跟他说话:“我就是呀,你找我吗?”
 
他将围巾递过去:“你丢在了食堂的凳子上。”
 
那人哇的一声感叹,向他道谢:“谢谢谢谢,我还以为找不回来了。谢谢你啊。”他伸手接过,温热的手指尖触碰到了田柾国的。
 
忽然纷涌而至的勇气,他抬头,终于不再是那样远远的,而是十分认真的看着他。
穿着藏青色校服外套的人乖乖的围起了围巾,他似是感受到了田柾国的视线,抬起脸盯着他看,笑了笑道:“我叫金泰亨,你呢?”
 
他犹豫再三,将自己的名字在心底嚼了一遍又一遍。
 
他看着笑着的金泰亨,那一丝犹豫如水汽消散在空气中,他坚定的说:“田柾国,我的名字。”
 
 

 
-
 

金泰亨再一次踏上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土地时,好像飞机起飞时耳朵里的耳鸣由远渐进,熙熙攘攘挤进感官里,又不停的放大,模糊了其他的认知。
 
他还是决定,回到这里。
 
当他远远就看见那个人时,心中的一切都如同云雨散去,鸟兽归林。
他逾山越海,仆仆风尘,为的不过就是看一眼现在正在发生的一切。看见那个在光怪陆离的记忆漩涡中微笑的人,看见他的脸庞脱离了稚嫩,看见他的肩膀可以负担起另一个人的生活,看见他一如从前,没有自己也会很好。
 
他真正的选择了不打扰,做到了用亲眼所见来释怀执念。
 
所以当他独自一人面对那个男孩时,他发自内心的笑容温润如玉。
“柾国啊。”
那是跨越了时间的海岸线,翩翩而至的问候。
 
尽管田柾国再也没有说什么,尽管他仍是笑着,可时间的海岸线,跨得过问候,跨不过漫漫十年长路而归的心意。
 
 


-

 
婚宴临近尾声。
 
新郎把他们聚集在一桌上,高脚杯折射着流光溢彩的灯光,他喝的有些多了,面色发红的抓住金泰亨的手腕,力气有些大的令金泰亨吃痛,但他却是叹口气,拍了拍他的背。
 
新娘跟女同学站在一起,十几人都有些感慨。
 
新郎又倒了两杯酒,递给身旁的人一杯后开口:“这杯酒,敬咱们高中三年的友谊,谢谢你,不远万里的回国来参加我的婚礼。”
 
金泰亨垂着眼道歉,“抱歉,当时我.....”
 
“没事儿,我理解的。”新郎挥挥手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一直很要面子的嘛。没考好,没脸见咱们,就干脆的断了联系。”
 
“对不起。”金泰亨认真的说。
 
“行啦,你能来,我已经很高兴了。真的。”新郎笑了笑,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眼睛转了一圈,“对了,你还没跟田柾国说过话呢。你怎么不问问,他好不好。”
 
圆形的桌子,他和田柾国四目相对,他举起手中的酒杯:“你好吗。”
 
田柾国缓缓呼出口气,郑重的答道:“好。”
 
 
 

他看着水龙头里流出的冷水,一股劲的往未知的领域奔去。想起他刚到国外的日子,语言交流,时差颠倒,任何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但那是他自己作出的选择,这一切陌生的因,都是他该承受的果。
 
他抬头,擦去脸上的水珠。
而在镜子里看见了田柾国。
灯光赤黄自头顶之上泄下,映的一切似梦非梦,他恍恍惚惚的想起来时车里广播放的歌,有一个人低低婉转,浮浮沉沉的唱:
人们把难言的爱都埋入土壤里,袖手旁观着别人尽力撇清自己。我听见了你的声音,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北京闷热的落了两滴雨后,转眼又太阳高高挂起。
车流堵塞,红绿灯跳转。
 
梦境的那头有人在说话:
“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一日。”
 
“十年来,我始终不懂这封信的意思。”
 
 

 
金泰亨推开洗手间厚重的门,一步一步远去。
那一盏盏会使人变得温暖感性的赤黄色灯光,随着那扇门缓缓回归原本的位置,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被缓缓隔绝。
 

 
 
-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

 
田柾国买完东西走过来时,金泰亨正在吃东西,两颊塞得鼓鼓的,像一只花栗鼠。
 
“嘴角沾了东西。”田柾国笑,伸出手替他擦了擦。
 
金泰亨喝了两口可乐,整个人懒洋洋的靠近田柾国身上,苦着一张脸抱怨:“累死了累死了,每天都有写不完的试卷,每天都有换不完的笔芯,每天都有背不完的课文。”不等田柾国回他,便说:“你呢,感觉怎么样?”
 
“就那样吧,感觉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金泰亨笑眯眯的摸了摸他的后脑勺,“我们柾国什么都能做的特别好。”
 
“你老这样摸我脑袋,我会长不高的。”嘴上嫌弃着,却也没有真的阻止那只干燥温热的手,反而有些舒服的眯了眯眼。
 
“放学一起回家吗?”金泰亨收回手,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好啊。”他点点头,“但是你要快一点,还像上次那样我真的会生气的。以后都不跟你一起走了。”
 
“哈哈,知道啦知道啦。”
金泰亨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黏着的绿色塑料草,“那我先走了!”
 
“泰亨哥!”看着那人走的离自己很远了,他才忍不住的站起来朝他喊道:“金泰亨!你今天一定要早点来!我——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看着那人挥了挥手,大大咧咧走开。田柾国一下失去了所有气力,有些无精打采的自言自语:“你一定要早点来.....”
 

 
田柾国早早的收拾好了东西在楼梯口等金泰亨下课,手上抓着课本,那是老师布置的作业。但显然他一丝心思都不在书本上,因为知道了时间消逝之快,才会心急如焚的仓促上阵,尽管曾经尝试着去诉说心意却失败而归。那时的自己总想着来日方长,能在他身旁就已经很感谢,可再转眼,有限的时间也要走到尽头。
 
他没有等很久,因为金泰亨很快拎着书包出现在他面前,笑着对他说:“看,我今天很快吧!”
 
田柾国噗哧笑出声:“看来昨天有好好完成作业。”
 
金泰亨知道他在打趣自己昨天放学被老师留下来的事,气鼓鼓的捶了他一记。田柾国把书包反背,在里面摸出一盒牛奶递给他。
 
太阳悬在蔚蓝色的半空中,长长的走廊有热风吹过,略显荒僻的楼梯只有他们两人,影子拉扯交际的很长,在那盒牛奶被饮尽前,在楼梯走到底前,田柾国再三斟酌开口:
“如果,恶龙不只是把王子当作朋友——那么他,会为什么对王子好呢?恶龙掳走他前,也曾化身成与他年纪相仿的男孩子在城镇上生活,尽管那短暂的时间对龙族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他也曾见过王子。在那很久之后,王子难道不是出于愿意才跟着他走的吗?所以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是朋友,更是超越朋友的存在,是——”
 
是互相喜欢,互相珍视着对方的存在。
 
可金泰亨只是很疑惑的问他:“你怎么啦?怎么突然说这么奇怪的话。”
 
灿金色的光围绕在金泰亨的身边,那张脸变得更加柔和,田柾国看着他的双眼,有些迷茫,他说:
“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我该不该告诉他我的心意?”
 
我好像有些明白恶龙第一次见到王子时的心情。
圣光环绕,珍禽高飞,就连空气里的湿润都是带着花香的,风徐徐吹来,散不尽的都是王子柔和的眉眼,笑起来时的温润脸庞。
那时候,自内而外诞生的,都是人间最俗落又炽热的感情。
 
 

可金泰亨只觉得那个王子,一颗心都落在了别人手里。所以射杀恶龙时才那样酣畅,落下的泪是为罪过悔恨的证,而恶龙由始至终,不过是威胁王子生命的最后的一只龙。
恶龙临死前都会说些、做些什么,在面对王子说:
“我要回到属于我的地方,那里有我心仪的姑娘在等我。”
 
金泰亨想,恶龙会不动声色的将他护在手心,在最后前化成少年的模样,轻轻的亲吻王子的额头,然后翱翔于天际,穿过层层叠叠的云,掠过呼啸而来的风,将王子送回属于他的地方。再任他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归于时间的尘土,归于海水,或归于山林,成为王子不会想起的过去。
 
他说,笑着说,恭喜你呀,追女生可是很辛苦的。
 
那一支象征着王族的箭破开凌厉的风,如雷霆般击打在恶龙的心上。
纵使早已明白这样的感情得不到好的下场,还是被痛的要落下最后的眼泪。
 
 
 

-
 

冬天的时候,下了一场很大的雪。
 
十二月三十号恰逢遇上周末,唯一剩下的休息时间用来在楼下的雪地里堆了两个小雪兔。
 
一片白色好像望不到边,金泰亨把厚重的手套揣在兜里,比同龄人都要大许多的手冻得发红,他蹲着一点点的捏出兔子的原型,好不容易捏好了最后的耳朵,拍了拍手上的雪,从兜里摸出两根橙色的胡萝卜条,被他的体温捂得有些温热。
 
雪兔子握不住胡萝卜条,金泰亨只能有些遗憾的捧两把雪过来堆了个小雪包,把胡萝卜条插在里面。
 
“蛋糕要晚上才能吃到,作业还没写完,但是还是要先祝自己生日快乐啦。”他双手交握,闭上眼睛许了个愿。
 

 
田柾国过来时就只能看见一个蹲着的身影,戴了黑色的帽子,蹲在那里不知道在做什么,他向前走了两步,又不再向前。
这个距离,正是对彼此最安全的。
 
他知道今天是金泰亨的生日,想不到要怎么冰释前嫌,又不想再继续在这场独角戏里自我投入感情。
那样太累了。他不想给金泰亨徒增烦恼,也不想让自己束手束脚。如果能早些制止自己肆意的喜欢,是不是也不会落得现在这模样。
 
但金泰亨还有多少时间留给他,他已经算不出、算不动了。
 
少年时代的青涩恋爱,想要两全其美,就要步步算计。一步一印,两方都会疲倦。
 


 
最后还是金泰亨发现了神游在外的田柾国,他毫无准备,意外又意外。
 
田柾国像四月时那样惊惶无措的站在他们班后门,只是手里拎着的不再是被他粗心大意落下的围巾。
“给。”他将袋子递给金泰亨后便不再多说什么。
 
金泰亨没有像往常那样立刻打开袋子一探究竟,而是有些犹豫,有些胆怯的问:“要不要....坐一会?”
 
他们坐在公园的秋千上,落在上面的雪被金泰亨有些蛮横的扫落,用干燥温热的手套擦去了水珠。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陷入了僵局。
 
“那个....”
“那个....”
 
他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又默契的让对方先说。
 
“生日快乐。”
 
“谢谢...”金泰亨看了看他,小声的问,“你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他垂着眼说。
 
“噢....”金泰亨抠了抠握在一起的手,“听说你,跟你们年级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你们......你们好吗....”
 
田柾国大概是没想到金泰亨会知道这个,一时间有些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这在金泰亨眼里看来,就好像是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害羞了。
 
他笑了笑,有些自嘲的味道:“听说那个女生成绩好,长得好,还特别喜欢你。之前你说的有了个喜欢的人,是不是就是她呀?那可真好.....”
 
好的我都有些嫉妒。
不是嫉妒你先比我找到了回应相同心意的人,而是嫉妒那个女生,竟然比任何人都要更早的握住了你的心。
 
田柾国想不明白,如果只是接过了一封信,道一句谢,就算是在一起,那他的确是跟那个女生在一起了。可如果仅仅只是被一切折磨到疲惫至极点、试图从别人那里得到忘记的可能性,却又在最后恍然大悟,婉言拒绝的他,又算什么?
 
在金泰亨眼中,他就是这样的人吗?
就是从别人那里听说,就可以相信的人吗?
 
“原来我在你眼里,就只是这样是吗?”他笑,笑的两颊酸涩,笑到眼眶模糊,“是的,她就是我喜欢的人。你说的一切就是这样。”
 
 
百般算计失去你,百般小心丢失你,千百次的欲说真心都咽下。
临了头,还是逃不过雪融化,花枯萎,春去秋来。
 
 
 

-

 
九月。
 
田柾国成了准高三生一名。
 
学校里再也看不见那人好看的眼,听不到充满朝气的声音,放学不用再等谁一起骑车回家,就连暑假也变得短暂而忙碌。
不能一起吹微热的风,不能数你曲卷浓密的睫毛,听不见你的呼吸声,就连知了都不复往日的活力。
 
一切从这条熟悉的轨道,驶向了另一条陌生的。
并且很久以后,都会一直笔直的走下去。
 
在开学前他收到了金泰亨的一封信。
很短,又像饱含了许许多多说不完却说不得的话。
 
田柾国不明白。
一直都不明白。
 
 

 

-

 
那封信压在厚重的书里。
 
压得很整齐,就好像时光的鬓角不曾染上风霜。
 
那日的金泰亨沉默了很久。
赤黄色的灯光,让他止步不前。生怕是一个梦,又希望只是一个梦。
 
他希望金泰亨可以说些什么。
可金泰亨什么都没有说,那样冷漠决绝的离他而去。
 
他久久不能平复再一次见到金泰亨的心情,一遍遍的抚摸着信封上的字。
一遍遍疑惑着,四月何来三十一日。
 
他再一次细细琢磨着,却被微信群的推送恼的不行,有人将金泰亨的联系方式发在了里面,并说:
金泰亨要走了,今天下午的飞机,谁要去送送的都去吧。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拨打了那个电话。
 
“喂?”
 
“.......”
 
“我知道是你。”那头的人说,“我要走了。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田柾国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只觉得像猛喝了一大杯柠檬汁,连话都说的颤抖。
 
“那里有人在等我回去,”那人似是叹息,“柾国,我本不想与你再有联系。我知道,你有了交往时间很久的女朋友,你们或许很快就会步入婚姻的殿堂,所以我不想再打扰你,也希望——”那头顿了顿,声音变得很轻,“你可以放过我。”
 
“为什么?”他连呼吸都在震动,双眼变得酸涩,握住手机的手骤然收紧,如同一只受了伤的小兽。
 
“我们,任何人都不能阻止另一个人的离开,或者成长。也不能放任自己留恋过去,浸在多年前的我们里。”他说,“不管多年前的我们如何,是痴妄,是误会,还是一切可能会不同于今日的局面,我们都必须学会说,算了。”
 
“我们都放过彼此吧。”
 
 


 
-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这是金岳霖在林徽因葬礼上的献词,大意是说,虽然你走了,但是时光会永远停留在四月。*
 
但四月没有三十一日。
四月三十一日是我在未来的每一天等你,你却不曾来过。
 
 

 

Fin








注:

1.
“暗恋故事的男主角本来就不应该有名字。” ———八月长安

2.
“人们把难言的爱都埋入土壤里,袖手旁观着别人尽力撇清自己。我听见了你的声音,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薛之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3.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这是金岳霖在林徽因葬礼上的献词,大意是说,虽然你走了,但是时光会永远停留在四月。”
这是我在@北美吐槽君 上看到过的一篇吐槽,帖子全名是:“Ex好像把情诗藏在了分手时退回的礼物里,是不是我想多了?”,评论里有一位的评论给了我很大的灵感:“@ToMaTo__J:如果你说的黄果树是黄果树瀑布的话,你可能还漏了一句: 一身诗意千寻瀑, 万古人间四月天。 毕竟四月没有31号 这是金岳霖在林徽因葬礼上的献词,大意就是,虽然你在走了,但是时光会永远停留在四月。”
但因朋友点的并没有黄果树这一些列的故事,且这句话的意义很戳我,也变相符合了朋友要的感觉,所以就借鉴了用来做全文的铺垫到中心。



最后:

正文本还有些话该填上去,故事好写的更全面。但经过我一些考虑,我还是选择了没有再多做解释。
因为在我看来这就是最好的结果和过程。
很多情节我都选择了简单带过,感觉会有人没看懂??
恶龙那段应该是我给的铺垫,还有些其他细节上的。我似乎是又写的有些隐晦??
没有看太懂的可以来找我,解释给你听。

最后,祝甜总生日快乐啦。
修修改改磕磕碰碰的。
第一次尝试着给你写了生贺,你提供的大纲,我加工。
希望你喜欢噢。

2017.08.18
 
 

负恩怨前章
 
 
 
 
-
 
 
田柾国到的时候新郎和新娘正站在门口,俩人恩爱的靠在一起,笑容不断。他平复了下有些略微紧张的心情,嘴角划出个笑容:“哥,恭喜你。”
 
新郎愣了愣,伸出手与他握了握:“谢谢。”
 
“女朋友没陪你一起来吗?”新郎问。
 
田柾国摇摇头:“她今天有点忙,抱歉。”
 
“没关系,”新郎说,“你——有跟泰亨联系过吗?”
 
 
 
 
-
 
“暗恋故事的男主角本来就不应该有名字。” *
 
 
 
 

-
 

「通身漆黑的恶龙受了很重的伤,翅膀与身体连接的部分流下赤色的血,王子只能远远看见恶龙黑色的皮肤上有一条蜿蜒曲折像不久前他们一同玩耍的溪流那样的血迹,恶龙苦痛的哀叫,可并没有其他龙会来救他,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只龙。
而王子要做的,就是杀死它。
王子拉满手中的弓,一支象征着王族的箭呼啸而出。
 
在子民群臣的欢呼声中,那只黑色的龙,折断了翅膀,从高空中摔落。
王子向国王低下头颅,右手握起抵在胸前,眼泪砸在脚边,一颗颗晕开,又渐渐蒸发消失不见。
 
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可以威胁他们的龙族了。」
 
 
“这个王子和恶龙好可怜啊.....”厚厚的书本被合上,抱着他的人有些伤神:“恶龙肯定不想伤害王子!他们之前一直相处的很愉快的,可国王还是要杀死它.....”
 
“因为恶龙掳走了王子,王子是国王唯一的孩子。”另一个人说。
 
“才不是呢,国王明明还有其他的孩子。”拿着书的人躺下来,空调冷风吹在脸上,从窗帘缝隙间透出来一丝丝阳光,他用头顶了顶另一个人,“恶龙虽然在王子庆祝成年的典礼上将他掳走,但是他并没有做伤害王子的事呀,反而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带他遨游天际,为他寻找食物,还化成人形,陪王子说话,告诉他很多龙族的事情.....”
 
“你说,这个恶龙——他为什么对王子这么好呢?”
 
田柾国看了他一眼,反问道:“你觉得呢?”
 
那人笑嘻嘻的把头枕在他腿上,“我觉得他俩一定是特别好的朋友,恶龙肯定是事出有因才会掳走王子,虽然作者没有写,不过谁会无缘无故的对另一个人那么好呢?”
 
田柾国没再回答,盯着他的目光转向了窗外。
 
金泰亨又絮絮叨叨的说起了话:“哎,你想好学文学理了没?班主任应该有说了吧。”
 
“不知道。大概会学理科吧。”
 
“噢,也对,比起文科来说你确实理科更好一些。”
 
田柾国从这个角度能看见大大咧咧枕在他腿上的人曲卷的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还有鼻间一颗灵动的小痣。笑起来会咧成四方形的嘴唇正在说些什么,但田柾国都没有听进去。
 
他只觉得今年的夏天特别的好。
好在可以无所事事,一整天就只吹吹风,听一听梧桐树上的知了绵绵不绝的痴叫。夏天最好还在,可以不用顾虑的赖在你身边。
数你的睫毛,听你的呼吸声。
 
他想起那个他没有回答的问题:
恶龙为什么对王子这么好呢?
 
肯定是因为,那只世人眼里的恶龙正纯粹的喜欢着、珍视着王子,所以才尽他所能的对他好,不求回报,不求那人明白。即使他也许明白,也不求个答案。
所以,哪怕自己是世界上最后一只龙,也不甘愿在漫长的生命中孤寂的死去,而是让王子杀死他,让他完成他的宿命。
 
 

 
刚认识金泰亨时,还是冬春天交际之时。
四月,天还有些冷,风吹在脸上微微刺人的疼。
 
田柾国捡到了一条带着悄悄环绕香味的灰色的格子围巾。他握在手里,好像还能感受到围巾主人的体温,他忍不住嗅了嗅,他对香味总是有些敏感。
他认得围巾的主人,高他一年级的男生。
 
他在周一晨会时见过他,在别人嘴里见过他,在冬季长跑见过他,在秋季运动会见过他。
又在还他围巾时真正见到他。
 
他大着胆子挑了一个时间去还他,站在高二班门口的他像一只落入虎口局促不安的小白兔。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请问,金泰亨在吗?”
 
落下了围巾的人小旋风一样的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眼睛亮亮的,大大咧咧的跟他说话:“我就是呀,你找我吗?”
 
他将围巾递过去:“你丢在了食堂的凳子上。”
 
那人哇的一声感叹,向他道谢:“谢谢谢谢,我还以为找不回来了。谢谢你啊。”他伸手接过,温热的手指尖触碰到了田柾国的。
 
忽然纷涌而至的勇气,他抬头,终于不再是那样远远的,而是十分认真的看着他。
穿着藏青色校服外套的人乖乖的围起了围巾,他似是感受到了田柾国的视线,抬起脸盯着他看,笑了笑道:“我叫金泰亨,你呢?”
 
他犹豫再三,将自己的名字在心底嚼了一遍又一遍。
 
他看着笑着的金泰亨,那一丝犹豫如水汽消散在空气中,他坚定的说:“田柾国,我的名字。”
 
 

 
-
 

金泰亨再一次踏上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土地时,好像飞机起飞时耳朵里的耳鸣由远渐进,熙熙攘攘挤进感官里,又不停的放大,模糊了其他的认知。
 
他还是决定,回到这里。
 
当他远远就看见那个人时,心中的一切都如同云雨散去,鸟兽归林。
他逾山越海,仆仆风尘,为的不过就是看一眼现在正在发生的一切。看见那个在光怪陆离的记忆漩涡中微笑的人,看见他的脸庞脱离了稚嫩,看见他的肩膀可以负担起另一个人的生活,看见他一如从前,没有自己也会很好。
 
他真正的选择了不打扰,做到了用亲眼所见来释怀执念。
 
所以当他独自一人面对那个男孩时,他发自内心的笑容温润如玉。
“柾国啊。”
那是跨越了时间的海岸线,翩翩而至的问候。
 
尽管田柾国再也没有说什么,尽管他仍是笑着,可时间的海岸线,跨得过问候,跨不过漫漫十年长路而归的心意。
 
 


-

 
婚宴临近尾声。
 
新郎把他们聚集在一桌上,高脚杯折射着流光溢彩的灯光,他喝的有些多了,面色发红的抓住金泰亨的手腕,力气有些大的令金泰亨吃痛,但他却是叹口气,拍了拍他的背。
 
新娘跟女同学站在一起,十几人都有些感慨。
 
新郎又倒了两杯酒,递给身旁的人一杯后开口:“这杯酒,敬咱们高中三年的友谊,谢谢你,不远万里的回国来参加我的婚礼。”
 
金泰亨垂着眼道歉,“抱歉,当时我.....”
 
“没事儿,我理解的。”新郎挥挥手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一直很要面子的嘛。没考好,没脸见咱们,就干脆的断了联系。”
 
“对不起。”金泰亨认真的说。
 
“行啦,你能来,我已经很高兴了。真的。”新郎笑了笑,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眼睛转了一圈,“对了,你还没跟田柾国说过话呢。你怎么不问问,他好不好。”
 
圆形的桌子,他和田柾国四目相对,他举起手中的酒杯:“你好吗。”
 
田柾国缓缓呼出口气,郑重的答道:“好。”
 
 
 

他看着水龙头里流出的冷水,一股劲的往未知的领域奔去。想起他刚到国外的日子,语言交流,时差颠倒,任何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但那是他自己作出的选择,这一切陌生的因,都是他该承受的果。
 
他抬头,擦去脸上的水珠。
而在镜子里看见了田柾国。
灯光赤黄自头顶之上泄下,映的一切似梦非梦,他恍恍惚惚的想起来时车里广播放的歌,有一个人低低婉转,浮浮沉沉的唱:
人们把难言的爱都埋入土壤里,袖手旁观着别人尽力撇清自己。我听见了你的声音,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北京闷热的落了两滴雨后,转眼又太阳高高挂起。
车流堵塞,红绿灯跳转。
 
梦境的那头有人在说话:
“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一日。”
 
“十年来,我始终不懂这封信的意思。”
 
 

 
金泰亨推开洗手间厚重的门,一步一步远去。
那一盏盏会使人变得温暖感性的赤黄色灯光,随着那扇门缓缓回归原本的位置,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被缓缓隔绝。
 

 
 
-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

 
田柾国买完东西走过来时,金泰亨正在吃东西,两颊塞得鼓鼓的,像一只花栗鼠。
 
“嘴角沾了东西。”田柾国笑,伸出手替他擦了擦。
 
金泰亨喝了两口可乐,整个人懒洋洋的靠近田柾国身上,苦着一张脸抱怨:“累死了累死了,每天都有写不完的试卷,每天都有换不完的笔芯,每天都有背不完的课文。”不等田柾国回他,便说:“你呢,感觉怎么样?”
 
“就那样吧,感觉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金泰亨笑眯眯的摸了摸他的后脑勺,“我们柾国什么都能做的特别好。”
 
“你老这样摸我脑袋,我会长不高的。”嘴上嫌弃着,却也没有真的阻止那只干燥温热的手,反而有些舒服的眯了眯眼。
 
“放学一起回家吗?”金泰亨收回手,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好啊。”他点点头,“但是你要快一点,还像上次那样我真的会生气的。以后都不跟你一起走了。”
 
“哈哈,知道啦知道啦。”
金泰亨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黏着的绿色塑料草,“那我先走了!”
 
“泰亨哥!”看着那人走的离自己很远了,他才忍不住的站起来朝他喊道:“金泰亨!你今天一定要早点来!我——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看着那人挥了挥手,大大咧咧走开。田柾国一下失去了所有气力,有些无精打采的自言自语:“你一定要早点来.....”
 

 
田柾国早早的收拾好了东西在楼梯口等金泰亨下课,手上抓着课本,那是老师布置的作业。但显然他一丝心思都不在书本上,因为知道了时间消逝之快,才会心急如焚的仓促上阵,尽管曾经尝试着去诉说心意却失败而归。那时的自己总想着来日方长,能在他身旁就已经很感谢,可再转眼,有限的时间也要走到尽头。
 
他没有等很久,因为金泰亨很快拎着书包出现在他面前,笑着对他说:“看,我今天很快吧!”
 
田柾国噗哧笑出声:“看来昨天有好好完成作业。”
 
金泰亨知道他在打趣自己昨天放学被老师留下来的事,气鼓鼓的捶了他一记。田柾国把书包反背,在里面摸出一盒牛奶递给他。
 
太阳悬在蔚蓝色的半空中,长长的走廊有热风吹过,略显荒僻的楼梯只有他们两人,影子拉扯交际的很长,在那盒牛奶被饮尽前,在楼梯走到底前,田柾国再三斟酌开口:
“如果,恶龙不只是把王子当作朋友——那么他,会为什么对王子好呢?恶龙掳走他前,也曾化身成与他年纪相仿的男孩子在城镇上生活,尽管那短暂的时间对龙族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他也曾见过王子。在那很久之后,王子难道不是出于愿意才跟着他走的吗?所以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是朋友,更是超越朋友的存在,是——”
 
是互相喜欢,互相珍视着对方的存在。
 
可金泰亨只是很疑惑的问他:“你怎么啦?怎么突然说这么奇怪的话。”
 
灿金色的光围绕在金泰亨的身边,那张脸变得更加柔和,田柾国看着他的双眼,有些迷茫,他说:
“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我该不该告诉他我的心意?”
 
我好像有些明白恶龙第一次见到王子时的心情。
圣光环绕,珍禽高飞,就连空气里的湿润都是带着花香的,风徐徐吹来,散不尽的都是王子柔和的眉眼,笑起来时的温润脸庞。
那时候,自内而外诞生的,都是人间最俗落又炽热的感情。
 
 

可金泰亨只觉得那个王子,一颗心都落在了别人手里。所以射杀恶龙时才那样酣畅,落下的泪是为罪过悔恨的证,而恶龙由始至终,不过是威胁王子生命的最后的一只龙。
恶龙临死前都会说些、做些什么,在面对王子说:
“我要回到属于我的地方,那里有我心仪的姑娘在等我。”
 
金泰亨想,恶龙会不动声色的将他护在手心,在最后前化成少年的模样,轻轻的亲吻王子的额头,然后翱翔于天际,穿过层层叠叠的云,掠过呼啸而来的风,将王子送回属于他的地方。再任他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归于时间的尘土,归于海水,或归于山林,成为王子不会想起的过去。
 
他说,笑着说,恭喜你呀,追女生可是很辛苦的。
 
那一支象征着王族的箭破开凌厉的风,如雷霆般击打在恶龙的心上。
纵使早已明白这样的感情得不到好的下场,还是被痛的要落下最后的眼泪。
 
 
 

-
 

冬天的时候,下了一场很大的雪。
 
十二月三十号恰逢遇上周末,唯一剩下的休息时间用来在楼下的雪地里堆了两个小雪兔。
 
一片白色好像望不到边,金泰亨把厚重的手套揣在兜里,比同龄人都要大许多的手冻得发红,他蹲着一点点的捏出兔子的原型,好不容易捏好了最后的耳朵,拍了拍手上的雪,从兜里摸出两根橙色的胡萝卜条,被他的体温捂得有些温热。
 
雪兔子握不住胡萝卜条,金泰亨只能有些遗憾的捧两把雪过来堆了个小雪包,把胡萝卜条插在里面。
 
“蛋糕要晚上才能吃到,作业还没写完,但是还是要先祝自己生日快乐啦。”他双手交握,闭上眼睛许了个愿。
 

 
田柾国过来时就只能看见一个蹲着的身影,戴了黑色的帽子,蹲在那里不知道在做什么,他向前走了两步,又不再向前。
这个距离,正是对彼此最安全的。
 
他知道今天是金泰亨的生日,想不到要怎么冰释前嫌,又不想再继续在这场独角戏里自我投入感情。
那样太累了。他不想给金泰亨徒增烦恼,也不想让自己束手束脚。如果能早些制止自己肆意的喜欢,是不是也不会落得现在这模样。
 
但金泰亨还有多少时间留给他,他已经算不出、算不动了。
 
少年时代的青涩恋爱,想要两全其美,就要步步算计。一步一印,两方都会疲倦。
 


 
最后还是金泰亨发现了神游在外的田柾国,他毫无准备,意外又意外。
 
田柾国像四月时那样惊惶无措的站在他们班后门,只是手里拎着的不再是被他粗心大意落下的围巾。
“给。”他将袋子递给金泰亨后便不再多说什么。
 
金泰亨没有像往常那样立刻打开袋子一探究竟,而是有些犹豫,有些胆怯的问:“要不要....坐一会?”
 
他们坐在公园的秋千上,落在上面的雪被金泰亨有些蛮横的扫落,用干燥温热的手套擦去了水珠。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陷入了僵局。
 
“那个....”
“那个....”
 
他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又默契的让对方先说。
 
“生日快乐。”
 
“谢谢...”金泰亨看了看他,小声的问,“你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他垂着眼说。
 
“噢....”金泰亨抠了抠握在一起的手,“听说你,跟你们年级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你们......你们好吗....”
 
田柾国大概是没想到金泰亨会知道这个,一时间有些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这在金泰亨眼里看来,就好像是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害羞了。
 
他笑了笑,有些自嘲的味道:“听说那个女生成绩好,长得好,还特别喜欢你。之前你说的有了个喜欢的人,是不是就是她呀?那可真好.....”
 
好的我都有些嫉妒。
不是嫉妒你先比我找到了回应相同心意的人,而是嫉妒那个女生,竟然比任何人都要更早的握住了你的心。
 
田柾国想不明白,如果只是接过了一封信,道一句谢,就算是在一起,那他的确是跟那个女生在一起了。可如果仅仅只是被一切折磨到疲惫至极点、试图从别人那里得到忘记的可能性,却又在最后恍然大悟,婉言拒绝的他,又算什么?
 
在金泰亨眼中,他就是这样的人吗?
就是从别人那里听说,就可以相信的人吗?
 
“原来我在你眼里,就只是这样是吗?”他笑,笑的两颊酸涩,笑到眼眶模糊,“是的,她就是我喜欢的人。你说的一切就是这样。”
 
 
百般算计失去你,百般小心丢失你,千百次的欲说真心都咽下。
临了头,还是逃不过雪融化,花枯萎,春去秋来。
 
 
 

-

 
九月。
 
田柾国成了准高三生一名。
 
学校里再也看不见那人好看的眼,听不到充满朝气的声音,放学不用再等谁一起骑车回家,就连暑假也变得短暂而忙碌。
不能一起吹微热的风,不能数你曲卷浓密的睫毛,听不见你的呼吸声,就连知了都不复往日的活力。
 
一切从这条熟悉的轨道,驶向了另一条陌生的。
并且很久以后,都会一直笔直的走下去。
 
在开学前他收到了金泰亨的一封信。
很短,又像饱含了许许多多说不完却说不得的话。
 
田柾国不明白。
一直都不明白。
 
 

 

-

 
那封信压在厚重的书里。
 
压得很整齐,就好像时光的鬓角不曾染上风霜。
 
那日的金泰亨沉默了很久。
赤黄色的灯光,让他止步不前。生怕是一个梦,又希望只是一个梦。
 
他希望金泰亨可以说些什么。
可金泰亨什么都没有说,那样冷漠决绝的离他而去。
 
他久久不能平复再一次见到金泰亨的心情,一遍遍的抚摸着信封上的字。
一遍遍疑惑着,四月何来三十一日。
 
他再一次细细琢磨着,却被微信群的推送恼的不行,有人将金泰亨的联系方式发在了里面,并说:
金泰亨要走了,今天下午的飞机,谁要去送送的都去吧。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拨打了那个电话。
 
“喂?”
 
“.......”
 
“我知道是你。”那头的人说,“我要走了。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田柾国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只觉得像猛喝了一大杯柠檬汁,连话都说的颤抖。
 
“那里有人在等我回去,”那人似是叹息,“柾国,我本不想与你再有联系。我知道,你有了交往时间很久的女朋友,你们或许很快就会步入婚姻的殿堂,所以我不想再打扰你,也希望——”那头顿了顿,声音变得很轻,“你可以放过我。”
 
“为什么?”他连呼吸都在震动,双眼变得酸涩,握住手机的手骤然收紧,如同一只受了伤的小兽。
 
“我们,任何人都不能阻止另一个人的离开,或者成长。也不能放任自己留恋过去,浸在多年前的我们里。”他说,“不管多年前的我们如何,是痴妄,是误会,还是一切可能会不同于今日的局面,我们都必须学会说,算了。”
 
“我们都放过彼此吧。”
 
 


 
-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这是金岳霖在林徽因葬礼上的献词,大意是说,虽然你走了,但是时光会永远停留在四月。*
 
但四月没有三十一日。
四月三十一日是我在未来的每一天等你,你却不曾来过。
 
 

 

Fin








注:

1.
“暗恋故事的男主角本来就不应该有名字。” ———八月长安

2.
“人们把难言的爱都埋入土壤里,袖手旁观着别人尽力撇清自己。我听见了你的声音,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薛之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3.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这是金岳霖在林徽因葬礼上的献词,大意是说,虽然你走了,但是时光会永远停留在四月。”
这是我在@北美吐槽君 上看到过的一篇吐槽,帖子全名是:“Ex好像把情诗藏在了分手时退回的礼物里,是不是我想多了?”,评论里有一位的评论给了我很大的灵感:“@ToMaTo__J:如果你说的黄果树是黄果树瀑布的话,你可能还漏了一句: 一身诗意千寻瀑, 万古人间四月天。 毕竟四月没有31号 这是金岳霖在林徽因葬礼上的献词,大意就是,虽然你在走了,但是时光会永远停留在四月。”
但因朋友点的并没有黄果树这一些列的故事,且这句话的意义很戳我,也变相符合了朋友要的感觉,所以就借鉴了用来做全文的铺垫到中心。



最后:

正文本还有些话该填上去,故事好写的更全面。但经过我一些考虑,我还是选择了没有再多做解释。
因为在我看来这就是最好的结果和过程。
很多情节我都选择了简单带过,感觉会有人没看懂??
恶龙那段应该是我给的铺垫,还有些其他细节上的。我似乎是又写的有些隐晦??
没有看太懂的可以来找我,解释给你听。

最后,祝甜总生日快乐啦。
修修改改磕磕碰碰的。
第一次尝试着给你写了生贺,你提供的大纲,我加工。
希望你喜欢噢。

2017.08.18

评论 ( 10 )
热度 ( 6 )

© 蟹老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