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两条红船 寒风斜雨中你摇摆

TAEGI仅一天 甜


有话说:


全文属胡言乱语。

ooc傻白甜

急匆匆写出来的,可能会有bug经不起太严肃推敲

之后应该会找时间挑挑错字、修改之类的。


通篇下来感觉自己其实很套路......(x

因为不会在最后贴图(希望有会的babe来教教我...)所以就把图放另一个里了(点进我主页就能看到了,没有打tag

*给:gay


因为前天的那篇小甜饼,我的粉达到200啦,emmm...也就当作我的200粉感谢吧^^

然后也很谢谢各位点赞、推荐、转发。

不过我也很希望各位能多评价(虽然没什么值得一起讨论的剧情)意见什么的也希望能看到。

最后你们能喜欢真的太感谢啦♡





仅一天

 

 

  

22年的直男人生遇到了最大难题的闵玧其同志现在非常惆怅的坐在床尾。

   

事情要倒回前一天晚上说起。

   

跟闵玧其合租的大兄弟为庆祝自己光棍22年成功脱单,壕气的在市中心某酒吧街的其中一家开了卡座和俩散台,又喊了一群闵玧其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来一起嗨,闵玧其没由来的直觉今夜自己要倒霉,小了是喝大了栽一跤,大了那说不定被劫财劫色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他婉转的拒绝了大兄弟。

  

沉浸在终于脱单了的喜悦中的大兄弟也非常婉转的驳回了闵玧其的拒绝。

  

于是闵玧其只能磨磨蹭蹭的跟在一群人后,从饭局换到夜场。

  

KTV大包里坐满了男男女女,各种浓厚的香水味交错萦绕,熏得闵玧其只能从裤兜里掏出盒绿色的中南海,一个人躲在拐角的地方抽上两口。

抽着抽着,他又忽然觉得郁闷。

  

因为他还没有找到下一个可以和他平摊房费的合租人。大兄弟的钱就交到了这个月月底,而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大兄弟就要跟他对象搬一块住去了。

  

为此大兄弟曾给闵玧其出了两个方法:

1、你上校园网再找一个合租的。

2、你也像我一样,脱单。

  

闵玧其吐槽:“这他妈听起来就不像两个方法。”

  

“不不不,还是有差别的。你找一个合租的没准找个单身小姑娘,但是一般单身的小姑娘都跟单身小姑娘住,找不知根知底的你肯定也不大愿意,谁让你房间里的好东西太多呢。”大兄弟笑的一脸褶子,把脸贴近闵玧其。

  

“我房间里都是金子。”闵玧其接着吐槽,把他的脸拍开。

  

大兄弟神神叨叨的竖起食指左右摇晃两下,“这第二种方法呢,就更厉害了。”他同闵玧其小声的说,“兄弟,我瞧你生如白瓷儿似的,细皮嫩肉,肤白貌美,细腰长腿,你是不是.....?”

  

闵玧其一脸懵逼的看他。

  

“哎呀,你是不是性取向比较特殊啊?”大兄弟一脸痛心疾首的说,“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不要再把自己关在柜子里了。也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兄弟我会敞开如海般宽,如山般高大的胸膛鼓励你爱护你的。所以,勇敢去爱,勇敢走出来吧!”

  

闵玧其:“操你妈,你他妈才是给。老子雄赳赳气昂昂的直男气场看不出来??”

  

大兄弟:“..........直男好像不太会用雄赳赳气昂昂来形容自己..........”

  

闵玧其:您好,操您妈。

  

  

在大兄弟百般劝说拒绝下,闵玧其还是参加了这次的趴体。

  

当他准备推门而入坐会儿的时候,里面正巧响起猪叫般的死了都要爱,闵玧其吓得一个哆嗦,手机面朝地的来了个实打实的亲吻。他欲哭无泪的捡起黑色的iPhone7,屏幕摔得跟蜘蛛在上面结了网似的。

  

他一边心疼换屏或者换手机的钱,一边摸口袋想提早回去。

  

出来上厕所的同班女同学看闵玧其一个人神色黯然的站在门口,刘海遮住了双眼,一只手紧握着什么,一只手在裤子口袋里慢吞吞的摸索着什么,整个人散发出悲伤的气息,两个姑娘互相看了一眼对方,不约而同的叹口气,上前拍了拍他的背,安慰道:“唉,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狗尾巴呢。来,进去吧,多唱几首歌,发泄出你心里的爱恨情仇怨。”

   

 

  

夜幕降临的酒吧街区龙蛇混杂,不少男女在外面抽烟交谈,也有恋人旁若无人的亲吻。

  

而闵玧其,正坐在酒吧负一层卡座的沙发上怀疑人生。

  

当他想提前走时,手机已经摔坏了,再去摸现金,却发现自己穿了条没有带现金的裤子。正当他悲愤交加之际,两个同班的女同学对他说了些什么话他也没听清,因为屋子里热唱死了都要爱的人实在不像是都要爱的,而是像要听歌的人的命的,三十秒后他感觉他的耳膜都在流眼泪,难听的流眼泪。

  

他被那两个女同学推着拿了个麦,他想说自己不喜欢唱情歌,但是那两个女同学看着他为难不愿的表情更是觉得天下的痴情人都太难了,于是一左一右的将他夹在中间,握着他的手腕,对着他做出一个“加油,你可以的”的嘴型。

闵玧其就这样被抓着,嚎了一个多小时。

  

好不容易换了场子可以躺一会,那两个在KTV十分关爱他的女同学从散台走过来,坐在他旁边,看着他一副颓废难捱的表情,恨不能立刻打醒他。

........尽管闵玧其其实只是累了,想睡觉了。

  

洋酒对绿茶的喝的人舌根咽喉烧的火辣,闵玧其想休息会的愿望也落了空。

  

大兄弟站在散台旁,拿了五个杯子,依次倒了酒,只是有的杯子少,有的杯子多,还有一个杯子是满的。

他远远隔着人群瞧了一眼明显累了的闵玧其,挥挥手让他过来,闵玧其翻了个白眼。

  

旁边的两位女同学:这货太他妈渣了!拒绝的好!

  

闵玧其还是被拽着站了起来,被领着走到围着五六个人的散台旁,大兄弟恨铁不成钢的对他说:“瞧你这出息!关键时刻还得靠哥们儿我帮你,”他趴在闵玧其耳边说,“老闵,别说我不关照你,我晓得你眼光高,这最好的我可是给你把着了!人我喊过来了,就在那站着呢,你争点气,一举把人拿下!肥水不流外人田懂不?我这可是全校最近的楼台了!”

  

闵玧其模模糊糊就听见什么眼光高、最好的、争气、肥水不流外人田、楼台,音乐声音像火车临近时传来居大的轰隆隆声,闵玧其被光刺得眯起双眼,肩膀的另一头是隔着薄薄的衣服传来的温热。

  

他抬手去挡灯光,转头意料之外看见一个人,眉眼如画,神色自若的瞧着他。

 

 

那人嘴角含着笑,伸手揽过他的肩,把他带入自己的怀里,一瞬间,他嗅到了特别的气息。

  

“看傻了?”

  

闵玧其皱着眉,拍开他的手。

“傻个屁,咱俩又不熟。”

  

他的这句话被巨大的音乐声遮住,那人也不管听没听见,只是看着他在红灯绿酒的环境下白皙的脸,娇艳的唇。

  

大兄弟递给他一根烟。

  

金泰亨点点头,拿起面前的酒杯向他示意。

  

就这样站了一会,闵玧其先忍不住的跟金泰亨搭话:“你干嘛来这。”外界噪音太大,讲话都需要在耳朵边大喊,金泰亨靠得近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往后退开了些,“靠那么近干嘛。你聋啊。”

  

金泰亨看他不自觉的抓脸颊的肉,忍不住发笑,身子又靠过去,凑在他耳边说:“来这里当然是——”

  

闵玧其被他的呼吸弄得有些痒,不自觉的用双手去推他的肩膀,嘴上却是不饶人:“离远点,大家都是男人靠那么近说话——”

  

不知是不是错觉,闵玧其总觉得,刚刚有人亲了一下他的耳垂。

  

他脸火烧般的红了起来,瞪着眼看金泰亨:“你、你、你——”你了半天,让他像小姑娘一样的说言情剧台词,他着实有些说不出口。只好不停安慰自己,刚刚是幻觉,是幻觉。

  

金泰亨看着他有些气到的样子,只能暂时不再去招惹他。心里却在发笑,从前听说的闵玧其,都是冷酷的、不善言辞的、不好接近的,可他现在好像窥得了所有表面现象下的真实。

谁说闵玧其,不能是可爱的呢。

  

  

之后的二十分钟里,是闵玧其最不想回忆的二十分钟。闵玧其这才知道,比起手机摔碎了屏、没钱回家或者莫名其妙嚎了一个多小时的情歌,这二十分钟是直接导致他开始怀疑他自称作为宇直了22年的直男人生是不是都是不存在的。

  

二十分钟里,他莫名其妙的和金泰亨玩了一个游戏,叫做仅一天。也不知道是条野路子上来的游戏,五杯酒,两人摇骰子,但凡喝到1、3、5单数中两杯的人要答应另一个玩家一个条件,时间是一天。而如果直接喝到了五杯酒中的唯一一杯满杯,就是无条件答应那个人的条件,时间仍然是一天。

所以是“仅一天”。

  

从大兄弟说完条件对着闵玧其猛眨眼开始,闵玧其就感觉无形之中,有一朵巨大的黑云笼罩在自己身上。

他又开始没由来的直觉,自己要倒霉了。

  

没错,他的确很倒霉。

五杯酒,他一把喝到了1,是杯子1/2的量;金泰亨第一把喝到了3,只有很少的一部分;

第二把他喝到了4,那唯一一杯满的。

金泰亨根本不需要再摇第二把。

  

他尴尬的看了眼金泰亨,随后干掉了杯子里的酒。

  

洋酒从舌尖一路烧到胃,他难受的去拿桌子上的果盘,可摸了一圈,果盘里什么都不剩了。

闵玧其感觉笼罩他的乌云更大更黑了。

  

最后一个红色的小番茄在金泰亨的手里,他将将咬了一小口,酸甜的汁液就弄得他直皱眉。他目光瞥到同样拧着眉的闵玧其,不由分说的将那个小番茄咬在嘴里,手握住纤细的腰肢,将他面向自己,在炽热的白色灯光裹住他们的时候,咬住那张引人亲吻的嘴唇。

  

比想象中的还要柔软,嘴唇有着淡淡的酒味,舌尖轻轻顶开毫无防备的牙关,一点一点的温柔攻略,在诺大的舞池酒场里,没有谁会在意这里是不是有人在亲吻。

  

金泰亨的大手压在闵玧其的后脑勺上,牙齿轻轻碾咬过他饱满的下嘴唇,又缠住他裹满酒气的舌,粗粗的舔过他的上颚,压住他欲要反抗的舌尖又色/气的含住,另一只手将他更贴近自己的身体。

  

闵玧其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爆炸了。

不知所措的让他亲吻,微微回神的想要抵抗,到有些沉迷的跟着他的节奏,追逐、不甘落后的去主动吻他。

  

像是一种特殊的气息,指使着他。他嗅到的,特殊不安的气息。

  

分开前,他感觉那人渡了什么酸甜的味道过来。

像红色的、饱满的番茄樱桃。

  

他的双手,手心微微的滚烫,捧在他的下巴上。他微微上挑的双眼狭长而情深,那里只能看见背着人群和光的他自己。而他的绵长的呼吸洋洋洒洒的落在他的肌肤上,睫毛上,他有些颤抖的闭上了双眼。

他的额头抵在了他的额头上,他轻啄着他的嘴唇,拥他在怀。

  

“跟我约会吧。”

  

  

   

 

22年的直男人生遇到了最大难题的闵玧其同志现在非常惆怅的坐在床尾。

  

他像魔怔了一般,那样不迟疑的答应了他。

欣喜,雀跃,还有某种悄悄生长的情愫松松的缠绕住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但又那样真切紧实的缠住了他。

  

他其实只与金泰亨有过偶尔的几面之缘。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只是那个初来乍到的吻,像是他等待了太久的,姗姗来迟的吻。

  

他和金泰亨约好了今天进行约会。

  

他看着整齐挂着的衣服,难得的犯了难。

他竟然开始担心,他的穿着会使他跟金泰亨站在一起看起来很怪。

  

他一件件的试,又一件件的不满意。

  

金泰亨打来电话的时候,他小小的抱怨了两句,那头的人低低的笑了出声。他说:

“那你开门吧,我在你家门口。”

  

“我替你挑,我们穿最相配的衣服,去约会。”

  

  

金泰亨套了件藏青色的休闲外套,白色的V领长袖,白色的裤子。闵玧其听到他说他要替他挑衣服,急忙的随便穿了两件就说可以了,可以出发了。金泰亨看了眼,摇了摇头。

  

闵玧其带着他进了自己的房间,看他骨节分明的手挑了件白色的休闲衬衫,米色的开衫,藏青色的九分裤。

“我说了今天我们要穿最相配的衣服的。”金泰亨说。

  

   

  

闵玧其跟金泰亨并肩走着,他明白,今天的一切都是源自于那晚的游戏,他需要无条件的服从金泰亨的要求。

约会,穿相配的衣服,染颜色奇怪的头发。

  

现在他们坐在公园里的木椅上,离他们不远处有着白色、灰色还有很多毛色奇异却很漂亮的鸽子。

  

金泰亨拿着叉子切开了金黄色的薯条,又有些不解的对他说:“诶——玧其哥,你看他们都不吃的。”

  

闵玧其翘着腿,左手夹在两腿间,他顺着金泰亨的目光看去:“不能给鸽子喂食薯条的。”

  

金泰亨讪讪的低着头笑了,闵玧其感慨道:“一天结束了。”

  

“累了吗?”

他点点头,叉了一块炸的酥脆的薯格。

  

金泰亨看了他很久,他没什么心思的在他那份食物里戳来戳去,闵玧其瞥了两眼,制止了他的动作:“不吃也别糟蹋了。”

  

金泰亨没有听他的,仍自顾自的继续戳着,他说:“你记得,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见我吗?”

  

闵玧其眉头皱了皱,“嗯...大概是,在图书馆的那条路上?”

  

金泰亨摇了摇头,又点点头。

“那是你印象中的第一次见我,其实我很早就见过你了。在我报道的第一天,你很不耐烦的在跟一个人说话,然后又踢了他一脚。不过那时我只瞥到了你的侧脸。后来在食堂里,你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染了浅金色的头发。我就想着,以后要再让你染一次薄荷绿,因为你染了肯定很好看。”

  

闵玧其不由自主的摸了摸他现脑袋上的薄荷绿。

  

“后来你还染过樱花粉,特别好看。特别适合你。不过你还是黑发最好看,但是那样也最让我难找,后来你不再染发了,我也能最快的找到你。”金泰亨笑着说,完全不像那天强吻他的样子,“图书馆那天,是我故意的。因为想让你记住我。”

  

闵玧其挑了挑眉:“你是故意把我的书全撞散的?”

  

“嗯。”他笑的有点不好意思,“虽然你很凶的瞪了我一眼,但我知道,你肯定记住我了。至少记住脸了。”

  

闵玧其赞同的点头。天知道他那天有多气,虽然他得承认他看到金泰亨那张脸时,很快就气不起来了。

  

“所以你忽略了一件事,”金泰亨说的神秘,他凑近他的脸,小声说,“那之后,换成了你总是能很快的找到我。你总是用很直接的目光盯着我看,一点都不避讳。你经常在看我。”

  

“但是你本人完全没有察觉到。”他说。

  

闵玧其张了张嘴,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他似乎就是在这样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了金泰亨。

  

“你舍友的女朋友,是我介绍的。”金泰亨双手交叉,撑在下巴上,眯起的双眼深邃泛着狡黠的光,“庆祝趴,是我建议他办的。”

  

“让你在校园网上找合租人的方法是我想的,因为我猜测你不会真的去找。脱单,也是我想的,但执行人得是我,你的男朋友,得是我。”

  

金泰亨说:“还有那个游戏,也是我编的。也是我故意让你的舍友去抓你过来的。原本想着我输了的话,就叫他们起哄让我们当一天的约会对象。没想到哥你的运气那么差,让我直接下套了。”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的合租室友有现成的,”他放轻了语气,低垂着眼说,“男朋友也有一个。”

  

闵玧其震惊的完全说不出话来,他觉得,他真的是被劫财又劫色了。

  

良久,他有点嫌弃的看着金泰亨:“你就想这么便宜的把我骗到手吗?劫财又劫色前至少得先表个白吧?太随便的话我会反驳的哦,会让你一遍遍,绞尽脑汁的说到吐为止。”

  

金泰亨的微微上挑的眼睛,含在其中的是流连火热的、惊天动地又细水长流的。

  

  

“跟我恋爱吧,闵玧其。”

  

   

  

人的真心和爱情,是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

所以,跟我恋爱吧,闵玧其。

 

 

 

Fin



评论 ( 15 )
热度 ( 46 )

© 蟹老板 | Powered by LOFTER